* * *
  
  
  大家都在說最近的冰炎殿下脾氣非常壞,雖然友人和學弟妹們平常就知道對方的脾氣算不上好,但是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種顯而易見人盡皆知的壞--那種連路邊的小狗阿貓都知道的壞。
  
  「學長早。」褚冥漾剛好遇見正要出門的冰炎,略帶疲憊的問好。
  
  「嗯。」冰炎瞇起紅色眼睛,看著褚冥漾一臉好像只要有地方能躺就可以就地睡到生死不明的倦怠樣子,伸手摸上對方臉上的髒污,輕輕撫了過去,然後狠戾一掐。
  
  「唔噢噢噢喔喔喔喔──」原本被冰炎的撫觸嚇得半清醒的褚冥漾瞬間痛到清醒不已,想揮開冰炎的手卻又不敢動手,只能含著淚水苦哈哈的被捏臉慘叫。
  
  「哼。」冰炎冷冷的翹了翹嘴角,看著褚冥漾猛揉著發紅的臉頰顫抖的模樣,輕笑了聲:「清醒了沒?」
  
  褚冥漾猛力點頭,臉頰上火辣辣疼痛還隱隱抽動著,不懂冰炎到底在發什麼火,他最近根本不在學院,在外面也沒做什麼白癡事……頂多是準頭不好不小心打壞東西而已,總之不管怎麼想都不可能去惹到冰炎!
  
  「學長你……」是不是心情不好還是哪邊又失調?但是看著冰炎勾著不善微笑的臉他就什麼都不敢問了。
  
  冰炎直勾勾看著他好一陣子然後撇了撇嘴角,伸手拍拍他的頭,淡淡說了聲「洗完澡去睡覺」之後逕自往樓下走去,沒有要解釋什麼或說明剛剛行為的意思。
  
  「我出去下,要用浴室自己進去。」
  
  褚冥漾揉著臉頰望著冰炎的背影,隱隱感覺到對方有點煩躁,難得情緒這麼明顯的表現出來……
  
  微微皺起眉,褚冥漾一邊推開冰炎的房門一邊亂七八糟想著,想著想著又開始打哈欠,想睡覺的腦袋只會誤事早早休息才好。
  
  隨便吹乾了頭髮,倒在軟軟的枕頭上,比前幾天那硬邦邦的竹葉枕好上太多,還有好聞的香氣,半睜著迷濛的眼睛,褚冥漾還是有點在意冰炎的躁動是為了什麼,畢竟對方一個不開心第一個就是枕邊人、噢不是,隔壁鄰居他倒楣。
  
  所以,讓冰炎保持好心情是很重要的,尤其對他而言特別重要。
  
  「呵啊──」又打了個哈欠,褚冥漾捲在棉被裡模糊的說道:「晚安。」
  
  瞬間,房間裡的窗簾無聲自動拉上、窗戶也闔起一半,這是無意間發現的新功能,但是他一點都不想去了解背後運作的原理,反正只要不知道真相他的世界就可以繼續保持可愛美好又單純,無知絕對是幸福又快樂的!
  
  
  * * *
  
  
  「所以說,學長這幾天一直都那樣?」褚冥漾有點困惑的撓撓臉,很認真的開始回想自己這幾天到底做了些什麼,畢竟冰炎的怒氣很明顯是針對他而來的,但是有時候又不像是完全衝著他?那樣算是在生悶氣嗎?
  
  「這幾天……學長還好嗎?」褚冥漾挑了一個很籠統的問法,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沒說話,喵喵也很認真的在思考著,萊恩靜靜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看到氣氛如此凝重,褚冥漾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漾漾有直接問過冰炎學長了嗎?」一直都安安靜靜的萊恩緩緩開口說道,微微偏了下頭頓住,才又說道:「有時候莉莉亞也會這樣。」
  
  千冬歲挑眉,嘴邊似乎揚起一個感興味的笑容,喵喵面露笑容直誇讚萊恩做的好,褚冥漾搔搔臉,其實也不是沒想過要直接問人,但是每次面對面就會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尖銳的戳過來,跑都來不及了還問話!
  
  下了課之後,褚冥漾直接到二年級的教室找人,卻只看到夏碎而不見冰炎。
  
  「冰炎他在圖書館自主學習喔。」夏碎微微偏著臉,紫色眼睛炫著漂亮光芒,嘴角微微彎起,帶著某種微妙笑意。
  
  「謝、謝謝夏碎學長。」褚冥漾迅速道謝之後就直直往圖書館去,不敢再多停留半秒,一路上皺眉想著剛剛對話的時候感覺好像被調侃了?
  
  走著走著就來到了學生圖書館,他也不確定冰炎是不是在這邊,或是在黑袍專用的圖書館裡睡覺、呃──學習新知……和周公之類的,反正先找一找總比漏掉這裡事後被人追打好。
  
  站在圖書館門邊,仰頭看著閃著些微光芒的巨大智慧之樹,連樹枝交纏盤繞都有種優雅的遠古韻味,漂亮的沒話講,讓心也跟著平靜了,他覺得、冰炎一定在這裡的某個地方睡覺。
  
  順著樓梯緩緩走上去,一個涼亭一個涼亭慢慢找,終於在最高點的涼亭找到了睡的很舒服的冰炎。
  
  褚冥漾儘可能輕手輕腳的踏進涼亭,盤腿坐在稍遠的墊子上看著冰炎躺在厚厚軟墊中睡覺,嘴邊緩緩彎起一個淺淡微笑,看著外面亮晶晶的閃爍銀光,褚冥漾伸手挑了本書開始翻閱。
  
  反正,找到人他就不急了。
  
  發現冰炎都是在看一些傳說故事集,一些守世界和原世界尚未分離前所傳唱的故事,就像什麼盤古開天闢地身軀成山眼成日月、女媧捏泥造人採石補天之類的傳說,很有趣也很可愛。
  
  「唦……」布料摩擦的聲音,褚冥漾抬起頭,看見冰炎半睜著眼望著他。
  
  「……褚?」冰炎按著額頭坐起身,一時間還有些不清醒,瞇眼瞧著褚冥漾掛著有點困窘的傻笑撓撓臉。
  
  「欸,學長。」褚冥漾忘記自己該怎麼問出口比較好,只好呆呆的衝著對方笑。
  
  「擺什麼蠢死人的笑!」冰炎隨手拿起一本書就甩過去,幸好書薄又軟不是那種會敲死人的書磚才沒有把他打成笨蛋,坐上矮凳,撿起了原本擱放在一邊的書繼續翻看。
  
  見冰炎不理人,褚冥漾有點不知所措,只能小小聲的問:「學長這幾天在生氣嗎?」對方發脾氣很少是這樣發作好幾天還起起伏伏活像漲退潮一樣,通常都是像洪水一樣來的兇去的快,總不會是梅雨季要到了有人在發愁吧?
  
  啊這時候就好慶幸冰炎已經把天線收回去電波也不會接到他身上,他才可以這麼大逆不道的胡思亂想!
  
  「……」冰炎沒有開口,只是抬起眼睛不輕不重的給他一個挑眉,輕哼了一聲,像是承認,然後兩個人陷入一種奇異沉默。
  
  褚冥漾很認真的在思考自己究竟做了什麼可能惹火冰炎的事,但是他什麼都想不到,只想到那隻雞猖狂的笑著把別人家村落打爛結果請款單居然是往他這邊送,怎麼不是送給羅耶伊亞家族──這樣欺負一個老百姓對嗎?
  
  「褚,我這幾天的脾氣跟你無關,只是因你而起的而已。」冰炎坦承,語氣平淡讓人聽不出情緒。
  
  「是這樣嗎……」褚冥漾窘迫的抓了抓頭,不習慣冰炎如此坦白,太過坦白的冰炎表示有大事發生,例如上次驚天動地的告白和可怕到令他不敢再回想的後續處理和昭告。
  
  「大概只是不習慣而已。」冰炎繼續說道,闔起手上的書,抬眼對上褚冥漾有點驚慌的視線,淡淡說道:「不習慣你正在改變而已。」
  
  
  * * *
  
  
  國中轉大人的時候,那陣子晚上睡覺小腿的骨頭都會痠痛到讓他翻過來又翻過去,早已擁有傲人身高的老姊只是涼涼的說:「成長痛熬過去就好了」
  
  事到如今、事隔多年,他又再度聽到相同的話。
  
  「只是成長痛嘛──痛過去就好了。」夏碎笑瞇瞇的這樣說著。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身著紫袍手中還把玩著面具的夏碎,對方突然從傳送陣中出現,然後笑笑的坐在他對面講了一些冰炎的事,都是瑣碎的情緒表現和一些焦躁易怒的行為──欸、至少就褚冥漾來看,夏碎形容出來的感覺就是那樣,焦躁和易怒。
  
  「褚沒發現到吧?」夏碎淺淺微笑著,帶著清煦的暖意,紫眸裡漾著讚賞和鼓勵,然後有點壞心的扯開一個燦爛的笑,說:「冰炎只是有點控制不住而已,褚不用擔心。」
  
  褚冥漾呆愣的看著夏碎,做不出其他反應,直到對方消失在傳送陣裡,褚冥漾還有點恍恍惚惚的,還不太能消化對方的意思。
  
  褚冥漾想起國中時期難熬的夜晚,痠痛到即使打昏自己還會被痛醒的那種成長痛,所以、冰炎是成長痛?到這把年紀還會繼續生長?精靈是在未成年之前都會繼續生長嗎?
  
  那這樣長的像大樹一樣高根本不是夢啊!
  
  褚冥漾低下頭腦中亂七八糟的想著,轉速過快的腦子只能用胡思亂想來發洩,看能不能順便代謝掉臉上的紅暈。
  
  『因為冰炎正在接受褚的成長喔。』
  
  
  
  
  END
  
  
  * * *
  
  
  最後一句怎麼覺得那動詞用的有點兒猥褻猥褻的?(淦)
  
  成長就是痛,當然看到身高會很爽←
  現在趕著在七月前先把大部分的事情都搞定,這個暑假以後會是個很忙碌的腥旅程,充滿血與淚堆砌的開始吧(何苦)
  總之感謝鍵閱ˇ
  《圖書館》預購中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