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漾漾的腳好了嗎?」千冬歲看著褚冥漾來去自如的樣子,一邊把書本收進包包裡面一邊開口問道。
  
  「好了啊,怎麼了?」點點頭,褚冥漾稍稍活動腳趾,有點茫然地看著千冬歲,不懂對方為什麼突然這樣問。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清亮銳利的黑眸透過鏡片凝視著他,不講半句話,讓他不自覺地感到一陣寒冷,想要開口先落跑的時候千冬歲卻開口了:「那漾漾晚上就不是過去換藥了?」
  
  「什麼是不是過去換藥?什麼東西?」褚冥漾愣住,望著千冬歲唇邊緩緩勾起一抹過份燦爛的笑容,他瞪大眼睛瞬間了解對方的意思,馬上脹紅了一張臉,連呼吸都屏住,嘴唇蠕了好久才很小聲很小聲地說──
    
  「……千冬歲你就要有新室友了。」
    
  千冬歲聽了,笑了起來,笑得褚冥漾整張臉都在發窘發燙,然後用那有點哀怨的聲音說:「新室友的部份已經有人自願了,我想千冬歲應該不會覺得不熟什麼的。」
  
  「冰炎學長的話是不會不熟。」千冬歲掛著大大笑容說道。
  
  褚冥漾沒說話只是尷尬地對著友人拉開一個傻笑,笑了一下子才說:「不是學長搬過來……是我要搬過去然後夏碎學長搬過來喔?說什麼這樣才不會影響到彼此之類的,我不是很懂他們在說什麼就是了。」
  
  看見千冬歲突然變得面無表情的臉,褚冥漾很緊張地補上:「我我我東西不會很多一下子就搬完了不會很麻煩的真的……」
  
  「漾漾抱歉,我先走一步了,搬家的事、就先這樣吧。」千冬歲甩起大包包就走出教室,留褚冥漾呆呆地看著友人離去的欸影發楞發慌。
  
  「褚你在做什麼?」冰炎走進教室,微微皺眉看著呆站在位置上一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褚冥漾,那表情就是急到想撞牆的樣子。
  
  「我跟千冬歲說要搬家,然後千冬歲他、好像生氣了。」語氣聽起來非常沮喪和慌張。
  
  冰炎不以為意,輕輕淡淡地應了一聲,提起褚冥漾裝了幾本參考書的揹袋,側過臉迎向對方擔心的視線,說道:「千冬歲的事你不用擔心,他就算生氣也不是在對你,夏碎會處理,走。」
  
  褚冥漾背起包包,趕上冰炎,心裡開始覺得不該先斬後奏應該要先討論一下什麼的,昨晚趁著他半睡半醒的時候哄他答應這招真的超──還用錄音筆錄下來這也太──
  
  「你該煩惱的是、」冰炎把褚冥漾的袋子放進製物箱裡,「啪」一聲重重地壓上機車座墊,對著人露出一個有些壞心眼的笑容說:「如果千冬歲不答應,那你要怎麼處理我的情緒?」
  
  「這種事根本就不用煩惱吧……」褚冥漾恨恨地搶過安全帽戴上,小聲地說了一句。
  
  冰炎只是彎了彎唇,紅色眼睛裡很明顯透著愉悅的情緒。
    
  「笨蛋。」
    
    
    
    
  END
  
  
  * * *
  
  
  感謝鍵閱ˇ
  
  《圖書館》依然預購中ˇˇ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