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冰炎揮開纏繞上來的礙事藤莖,將火符化成一把火焰色的長槍,狠狠地往花心中央射過去,長槍插入本體的瞬間爆出燦爛的澄紅火光,大火迅速地燃燒,用一種詭異的速度迅速兇狠地燒盡一切。
  
  一旁的夏碎見燒得差不多了,一把揮出十幾張風符將燃燒的大火鎮壓,銳利的風颳過去後,只剩下白色的煙霧淡淡地飄盪。
  
  冰炎發了封簡短的訊息出去,簡單地回報完任務後,要做善後收拾,發現旁邊隱密的樹林陰影中有一個更深的影子靜靜地站著。
  
  紅色的眼睛冷冷地盯著那道身影,那影子也不慌,就只是靜靜地站著,有種寂靜的令人恐慌的氣氛在流竄,夏碎也靜靜地看著那道影子,沉默不語。
  
  「回去了。」收回目光,冰炎率先踏進移送陣中,沒有多說什麼,夏碎也不多問,兩人在公會分別。
  
  冰炎無聲無息地走進黑館,清晨的黑館不是安靜無聲的,除了畫像和不知名的住戶在騷動的笑鬧聲之外,還有一種低沉混沌的讓人聽不清楚的喃語聲,聽說那是黑館裡某種暗夜生物的語言。
  
  畫像和住戶們都不敢對冰炎開玩笑,畢竟被燒成灰燼或被冰起來丟到外面森林的滋味一點都不好受,所以他們看見冰炎是有多遠閃多遠。
  
  冰炎安靜地走進房間裡,不意外地看見寬闊的沙發上睡了一個人,隨手將脫下來的黑袍丟進浴室門邊堆了好幾套藍色學生制服的洗衣籃,迅速地洗浴過後,冰炎棄床不睡,反而躺到長沙發上、靠著褚冥漾,準備好好放鬆、睡個覺。
  
  瞇起紅眼,想到那在任務中不斷跟隨的黑色影子,冰炎思考著對方的用意到底是什麼,一直要他收下的東西到底要做什麼用,說那些話的意思是什麼,那深不見底的眼睛裡面蘊藏的是什麼,會再度危害到……
  
  褚。
  
  不只是褚冥漾希望他安好無恙、無病無痛、安穩順遂,他也希望如此。
  
  沒有人比他更希望褚冥漾可以運用那份力量守護很多重要的人、事和物,若是對方能夠成長茁壯,那一定是一份很溫柔又很剛強的力量,希望那份溫柔隨著褚冥漾的成長而散佈到廣闊的世界,雨露大地恩澤四方,因此才將真名贈與對方。
  
  他可以算是用生命跟褚冥漾締結了深刻的契約。
  
  將那擁有強大祝福的名字──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贈與褚冥漾,成為他最後的祝福。
  
  安康,百歲。
  
  「噹──」一聲細細碎碎的鈴聲響起打斷冰炎思緒,冰炎馬上坐起身,感覺到有股奇異的波動在房間裡震盪,隨著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鈴聲越來越鮮明。
  
  「……學長?」褚冥漾被冰炎的大動作吵醒,還有點不清醒地看著冰炎,想著對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比起這個問題,他感到有股微妙的感受,似乎有種奇妙的波動在呼喚他,不禁開口問道:「那是什麼?」
  
  「任務中不小心跟回來的東西。」冰炎緊盯著發出淡色銀光的洗衣籃,波動隨著光芒逐漸強烈起來,鈴聲也越來越清脆響亮。
  
  褚冥漾瞇了瞇眼,好像受到某種奇特力量的驅使,有種強烈、想要靠近的念頭,喃喃自語著:「那個東西……好像要找我。」
  
  冰炎非常不高興地嘖了一聲,他竟然沒注意到那東西就在身上,還大膽地跟了回來!握著幻武兵器吟唱咒文打算把那東西轟掉,在還搞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之前,他怎麼能讓來路不明的東西靠近褚冥漾?
  
  「學長等等。」褚冥漾在冰炎還沒發動兵器之前壓下對方的手,黑色的眼睛凝視著那散發出激烈光采的地方。
  
  褚冥漾翻下沙發,冰炎來不及拉住他,翻過沙發也跟了上去,兩人一步一步靠近,靠向洗衣籃的瞬間,有個東西從黑袍裡竄出來衝向褚冥漾。
  
  「咦……?」褚冥漾伸手想擋,但是卻發現那玩意兒閃過他的手,歡樂地直奔他的脖子。
  
  「褚!」冰炎看著褚冥漾被那詭異的東西襲擊,發動兵器想要擋下那混帳東西卻已經來不及了,眼睜睜看著褚冥漾的脖子被那道光芒劃過去,然後瞬間罩住褚冥漾全身,冰炎瞪大眼睛,感覺到全身的肌肉都在顫抖,該死的已經感覺不到他手上是不是還握著烽云凋戈。
  
  「唔哇──」褚冥漾的聲音從那暴漲的光芒裡傳出來,冰炎跨上前卻被彈開,想要攻擊卻又怕傷害到褚冥漾。
  
  「該死!」冰炎瞇眼瞪著那亮的像是要刺瞎眼睛的光繭看,腦中閃過那披著斗篷的身影,憤怒地抿緊唇,那該死的傢伙!
  
  被光芒包覆的褚冥漾有點緊張地看了看四周,他感覺不到冰炎的氣息。
  
  『主人,沒事的。』米納斯的聲音輕輕地在他腦中響起,有股涼涼的濕潤氣息滑過他的脖子,褚冥漾才發現自己還活著,但是他也開始擔心了,在這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的火星人世界裡是沒有後福這種東西的,只有「大難不死必有後遺症」!
  
  『這是黑袍殿下觸動的。』米納斯的手輕輕地抵在褚冥漾的肩上,長長的蛇尾虛攏著他,像是保護又像是依靠。
  
  「學長觸動的?」可是學長剛剛的反應一點都不像!褚冥漾愣在原地,瞬間忘了要抵禦,然後聽見一個很飄渺的聲音在四周迴盪。
  
  「吾等意志願承大人膝下。冰牙、炎獸之子……召喚永福安泰降於您。」那是一種很古老的語言,詭異的是,明明他沒學過那種語言但是他卻聽得懂,超級見鬼,對方說出口的每個字都帶著力量,褚冥漾可以感受到那股力量隨著它的吟唱凝聚在他眼前,有某種東西正在他眼前成形
  
  「等等!什麼?」褚冥漾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脖子傳來一種壓迫的感覺,在他還不知道該怎麼抵抗的時候,壓迫感瞬間消失,留下一種沉甸甸的感覺,褚冥漾垂頭看了下,他可不想脖子上被綁了什麼自殺綢緞還什麼詛咒繩結,出乎他意料,只有一條項鍊垂掛在胸口。
  
  「咦欸欸欸──」
  
  「褚──」
  
  冰炎的聲音跟他的叫聲同時響起,光芒碎成細細的光絲,消失得乾乾淨淨、不留痕跡。
  
  冰炎看著褚冥漾低著頭不知道在手上看什麼,大步跨上前,看見一塊晶黑的橢圓牌子,邊緣好像刻了一圈藍色的、閃亮亮的咒文,冰炎感覺到心臟跳得很快,呼吸像是要停滯了,有點粗魯地扯過牌子盯著看。
  
  「學長!」褚冥漾被這麼一扯才覺得自己真的要窒息了。
  
  冰炎盯著那圈銀藍色的文字,深吸了口氣穩定自己的思緒,靜下心讀過一遍,冰炎不敢置信地緩緩瞪大眼睛。
  
  「學長?」褚冥漾困惑地看著近在咫尺的震驚面孔,冰炎的紅眼裡情緒快速地轉換著,快到讓他來不及分辨,最後停在一種微妙的震驚和錯愕當中。
  
  冰炎微微皺起眉,放下牌子,講了句「沒事,收好」就走回沙發,沒事般地收拾著被子,褚冥漾一臉莫名其妙,但是心裡還是有點擔心這項鍊搞不好半夜會突然勒斷他脖子之類的。
  
  「並不會。」冰炎淡淡地睇了他一眼,坐到沙發上,對著褚冥漾招手,說道:「自己嚇自己,沒事都會變有事,恐慌會招致災禍,你學了這麼久還不知道?」
  
  褚冥漾不自在地握著牌子,坐到沙發另一邊,伸手解開鍊子,看著它靜靜地躺在手心上,乍看之下真的很無害,好像它不過就是一條普通的鍊子而已,但是剛剛那驚心動魄的過程是怎麼回事?
  
  「它是,你想太多了。」冰炎似乎沒有想多講的意思,隨手拿起未看完的書就開始翻閱,見狀,褚冥漾只好自己東碰西摸,反正冰炎都說沒事了,摸一下應該不會怎樣,摩娑著圓潤的邊緣,細細讀著上面刻印的文字,他發現自己認得這種文字,但是一時間卻想不起來這是哪一族、哪一國的文字。
  
  「撒、撒彌……彌撒?彌撒亞?噢噢,彌賽亞……創世紀?」褚冥漾不斷地矯正自己的發音,撓撓頭,含在嘴裡唸了好幾遍。
  
  「你看得懂?」冰炎看著褚冥漾一臉像是腦袋齒輪卡住的樣子,不動聲色地問道。
  
  「印象中應該有學過。」褚冥漾將牌子轉了個方向,看看是不是自己弄錯方向,低低地唸過一遍又一遍:「蘭、蘭森巴?特洛依、彌賽亞、欸,不對,亞彌撒……嗄?這到底什麼東西啊?」不會是什麼咒殺暗號吧!
  
  褚冥漾愣愣地瞪著那一串文字,完全不知道自己剛剛解讀出來的東西有什麼意義,那莫名其妙的聲音講了一堆奇怪的話之後也不好好解釋就不見了,守世界裡的傢伙都不好好聽別人講完話的嗎?
  
  「白痴。」冰炎低低地罵了一句,語氣裡帶有一點點火氣。
  
  褚冥漾無辜地摸摸鼻子,看著那串快要被他放棄當做邊框裝飾的文字,腦中突然閃過什麼──
  
  「颯、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褚冥漾帶著期盼看向冰炎,剛剛因為太急著想念出來還不小心咬到舌頭。
  
  冰炎闔起書本,露出一個明顯好心情的愉快笑容,褚冥漾微微紅了臉,冰炎緩緩開口:「那本來是出任務的時候有個人要我轉交給你的,那上面帶著一種我也說不出來的力量存在,所以我就拒絕了。」
  
  「沒想到居然……哼。」想起那全身罩著斗篷的人恭敬地捧著一塊黑色晶石希望他轉交給褚冥漾時的畫面,冰炎嘴邊的笑容變得深沉,紅眼瞇了瞇,那狂暴的氣勢嚇得褚冥漾差點想奪門而出。
  
  『就算您不收下也無所謂,它會自動追蹤妖師大人的氣息,您身上有非常濃厚的妖師氣息籠罩著。就算您不想,它也會跟著您找到妖師大人的。』
  
  果然如他所說,就算他在身上下了很多阻止追蹤和隱藏氣息的術法,也架設了結界,但是這東西還是跟著他回來了,還變成項鍊,像是要套牢什麼一樣的圈在褚冥漾脖子上。
  
  雖然暫時知道它無害,但是他不懂為什麼他的真名會被刻在上面?這個世界知道他真名的人只有四個,其中一個還當成寶一樣收得好好的,平常連想都不敢亂想,只有獨處的時候偶爾會叫而已,其他三位也不可能到處宣傳他的真名。
  
  冰炎想了想,然後逐漸地、幾不可察地勾起唇角。
  
  「可是為什麼……學長的名字會在上面?」褚冥漾看著那圈藍色刻印,像是有什麼在流動般閃耀著銀色的光芒,他比誰都清楚冰炎的名字是禁忌──曾經,現在已經解開詛咒了,他大可以自由自在地到處跟人自我介紹也沒關係,只不過那樣很蠢就是了。
  
  「叩咚!」褚冥漾的腦袋被某種硬硬的東西直擊,眼前一陣花白的天旋地轉,趕緊關緊腦中有些失控的奔騰廢話……噢,思緒。
  
  「我不清楚。」冰炎撿起書本,有點敷衍地回了一句,瞇著眼看著褚冥漾手上的項鍊,沒想到他找了許久的東西以一種不可預期的方式交到了褚冥漾手上,當時沒有認出那塊東西就是他在找的那個,差點就要錯過了,冰炎彎了彎唇,垂著眼遮去眸中的情緒。
  
  雖然過程讓他很不愉快,不過,算了,東西找到了,他就不計較那麼多了。
  
  看著冰炎平靜的臉,褚冥漾撓撓頭,不斷思考著為什麼冰炎的真名會出現在這塊牌子上,撐著臉凝視冰炎燦亮閃耀的銀色髮絲和姣好側臉,他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他好像知道原因,有點不確定地開口:「剛剛米納斯有說了,是學長觸動的,那應該是學長有做了什麼事讓這東西開始發神經……吧?」
  
  看著冰炎愣了一下然後變得微妙的表情,他想對方應該是真的有做了什麼事吧?
  
  「學長?」褚冥漾的聲音裡透著毫不掩飾的擔憂,是不小心讓真名洩漏出去了嗎?那是不是要去找董事們救命一下?還是直接讓兩族扛回去層層把關嚴加防守?但是這樣他們兩個也見不到了,真是要命,事情怎麼都沒有兩全其美的作法?
  
  如果冰炎真的怎樣了,他大概會把這個玩意兒的製造者揪出來痛打一頓,想著想著,褚冥漾忍不住皺起眉,看著那項鍊,莫名湧起一股火氣,不是大概,是一定會把那傢伙拖出來打,啊乾脆找五色雞一起過去好了,以他的背景應該很清楚怎麼打人會最痛還不會一下子打死人的傢伙。
  
  「褚。」冰炎出聲打斷對方妄想到莫名其妙境界的思緒,看著那雙擔憂混著一點不安的黑眸,冰炎反而勾起一抹微笑。
  
  「不用擔心,沒有危險。」冰炎仰靠在沙發上,半瞇著紅眼,表情變得很愉快,褚冥漾呆愣著,不知道對方為何心情轉變這麼大,剛剛還一臉凝重,現在就滿面春風,真詭異。
  
  「你關心我,我覺得高興,就這樣而已。」冰炎不加隱瞞,直接說道,看著褚冥漾表情空白了一下,然後迅速地刷上一層紅色,黑色的眼睛裡滿滿都是不好意思和困窘的情緒,但是那溫潤的嘴角卻微微地揚著。
  
  其實褚冥漾很好看,溫柔的好看。冰炎彎著唇想。
  
  「不用擔心,不是真名洩漏出去了。」冰炎語氣愉快地說著,嘴邊的淺淺弧度怎樣都卸不下來。
  
  「這是一種晶石,因其色澤深闇中帶著特殊螢光得名為『幽冥之漾』。」冰炎緩緩地說道,看著褚冥漾慢慢脹紅的臉,聲音裡帶著一種奇妙的愉悅感:「對你的力量也有正向的提升,『幽冥之漾』是一種很好的祈福晶石,它容易匯聚力量,讓言靈更容易發動。」
  
  「那那個……謝、謝謝。」褚冥漾結結巴巴地說道,低垂著眼睛盯著手上的晶石看,想要掩飾發紅的臉,卻發現裡面的銀白色物質像是在緩緩流動還在翻騰,瞬間嚇得什麼害羞尷尬都跑光光了。
  
  「學長!它它它它它裡面那個東西在動!」褚冥漾瞬間忘記什麼困窘臉紅不好意思的,慌張地握著晶石,一臉想丟開又不敢的樣子,聲音虛弱地問道:「它會不會咬斷我脖子?」
  
  「並、不、會。」冰炎用力瞪了褚冥漾一眼,馬上就把好氣氛破壞光光,真是個蠢蛋!
  
  冰炎無預警地伸手包住褚冥漾握著晶石的手,讓他嚇得叫了一聲,在那雙紅色眼睛充滿殺伐氣息的瞪視下安靜無聲。
  
  「學長!」褚冥漾有點慌亂地想要把手抽開,冰炎更加緊緊握住,紅色的眼睛緊盯著褚冥漾不知所措的擔心表情,幾不可察地露出一個淺笑。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謹以此名贈與此人,此名蘊含之福泰、安康、心平、氣和降至此身,至終不衰。」冰炎輕聲地唸著,誠心地期望褚冥漾安好,希望能時常從那雙眼睛裡看見盈滿的愉快和放鬆。
  
  「這個可以當作護符。」冰炎鬆開手說道,頓了一下後補上一句:「敢弄丟不好好帶在身上你就試試看!」
  
  冰炎垂眸看著褚冥漾胸前的晶石,好心情地彎起嘴角,輕輕地在褚冥漾唇上吻了一下,垂掛在胸口的銀色鍊墜子隨著向前傾的動作撞上褚冥漾的項鍊。
  
  這樣就成對了。
  
  愉快地看著褚冥漾微微泛紅的臉,冰炎將人抓回沙發上小瞇一下,靠著褚冥漾比他暖上一些的身體,溫暖的人、溫柔的力量和溫和的笑容,想著從褚冥漾心裡散發出來的、一點一滴洩漏的喜歡,隱藏在言行舉止和腦殘間,但是總是會在最柔軟、最沒輒的地方呈現出來,完整而且毫無保留,讓人看了也會跟著一起感受到那份心。
  
  無法克制地彎著嘴角,冰炎感覺到褚冥漾輕輕地靠過來,伸手將人抱進懷裡,能夠佔有這個人讓他一想到就愉快地不得了。
  
  褚,冥漾。
  
  
  
  
  END
  
  
  * * *
  
  
  有點慘,我快要沒東西可以更新了(撓臉)
  總之《專屬特別》依然是預購中喔!ODO
  如果臨時要改場領,請再場次前一週(3/25)來信告知喔!
  還是要麻煩大家多注意公告跟後記(欸XD)
  
  感謝鍵閱ww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