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握著鑰匙咖啦咖啦的將大門鎖上,甩著凍僵了有點不靈光的手,將鑰匙塞進口袋裡,大步跨到隔壁,褚冥漾不知道該按門鈴還是打手機。
  
  「褚,這麼早。」夏碎突然開了門脫口就是一句不著邊際的問候,讓褚冥漾愣在門口,感覺太奇怪了,哪有這麼巧的?
  
  「冰炎還在睡,麻煩你了。」夏碎一邊開門讓褚冥漾進來一邊微笑著指了指樓上,紫色的眼睛裡透出某種訊息,像是在期待褚冥漾有所行動一樣,那裡面的暗示太過於明顯,讓人想忽略都很難。
  
  「我去叫學長。」
  
  「謝謝你,褚。」夏碎唇邊的微笑異常燦爛,褚冥漾只能乾笑兩聲摸摸鼻子,走上樓梯,站在銀白色的房門前,有一點猶豫該不該敲門。
  
  躊躇了好一陣子,才伸手在門上輕叩了兩下,細細的叫了一聲:「學長?」那聲音小的連他自己都快要聽不見了,房內一片沉寂,沒有半點動靜,連個翻身的聲音都沒有。
  
  再用力敲了兩下,褚冥漾聽著房間內的聲音,還是沒有半點聲音,不敢再敲第三次,褚冥漾開始撥手機,聽著房間內傳來一次又一次的手機震動聲,卻依然沒有人接起,褚冥漾開始覺得有點擔心了。
  
  猶豫了好一下才掏出鑰匙,一轉,發現房門沒鎖,褚冥漾瞬間感覺好像哪邊也被扭了一下,心跳開始高速狂飆,用顫抖的氣音對著自己說:「那、那那、我我進去了……」
  
  褚冥漾走進昏暗寂靜的房間,聽見細細淺淺的呼吸聲和電腦風扇運轉的聲響,站在床邊看著高檔次羽絨被下的隆起,被子蒙住冰炎大半張臉,褚冥漾只是呆站著,死活不出聲,猶豫不已的凝視冰炎的後腦杓。
  
  「……學長?」褚冥漾細細的叫了一聲,緊張的看著床頭邊的時鐘,扣掉等一下吃早餐的時間,冰炎只剩下十五分鐘洗漱了。
  
  「學長……要來不及了,快起來、學長?」褚冥漾始終站在床邊用叫的,不敢伸手去推人,叫了好幾聲後,看見冰炎皺起眉,緩緩的睜開眼睛,帶著困倦的紅眼掃向褚冥漾,讓他抖了下。
  
  他很怕冰炎剛睡醒的眼神,挾帶著濃厚的低氣壓和抑鬱氣息,不只生人勿近最好方圓一公尺內不要有活人死物或是任何東西只要有他的床和被子就好。
  
  「褚。」冰炎按著額頭坐起身,褚冥漾一點都不意外的看見冰炎只穿著短袖睡衣在睡覺,他只是很懷疑這樣真的一點都不會冷嗎?他曾經試著這樣做但是只是越睡越冷,最後受不了還是半夜吸著鼻子爬起床加衣服了。
  
  「學長早。」褚冥漾看著冰炎瞇著眼睛按著額頭,一動也不動,他也不敢亂動,戰戰兢兢的站在床邊。
  
  「手。」冰炎突然向他伸出手,褚冥漾愣愣的搭上去,然後一把被冰炎扯過去,被子蓋起來暖暖的、輕輕的感覺,還有一股很淺淡很清雅的奇特香氣,不貴是高級貨。
  
  「我去盥洗,你只能再睡十分鐘。」冰炎不畏寒的下了床,進了浴室梳洗,留褚冥漾愣愣的躺在床上聞著那香氣發楞。
  
  被子很輕暖,味道很好聞,褚冥漾呆呆的縮在被子裡,無法反應過來,不過暖暖的感覺侵襲他全身,讓他的指尖和脖子開始暖和起來,微瞇著眼睛享受高級羽絨被的保溫服務。
  
  然後他才想到他好像忘記帶口罩和圍巾了,等一下騎車他會冷到想死,褚冥漾迅速的推開被子,瞬間泛起的冷意讓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忍著突然變冷的不舒服,三兩下就把被子整齊折好,想趁著這段空檔時間回去拿東西,跑向門口時遇見剛踏出浴室的冰炎。
  
  「欸、學長。」
  
  「怎樣?」冰炎撥開微濕的瀏海,看著雙手插口袋、縮著脖子的褚冥漾,淡淡的問了一句:「脖子冷?」
  
  「嗯、忘了帶圍巾,我先回去拿。」眼見冰炎沒有要讓路的意思,褚冥漾有點困惑的看著對方。
  
  「不用了,你那條圍巾上次不是被勾破了?」冰炎走向衣櫃,從裡面拿出一條桃紅色圍巾拋向褚冥漾,說道:「洗過了,不用擔心有蟲從裡面跑出來咬你。」
  
  「學長那你呢?」褚冥漾拿著圍巾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手上的圍巾摸起來質料很軟很柔而且不刺,他感覺到一股高級的氣息正在他手上凝聚,雖然他不挑顏色,但是桃紅色會不會感覺很奇怪?
  
  「我穿這個。」冰炎從衣櫃拿出一件黑色內搭和白毛衣,褚冥漾有點訝異的看著冰炎手上的白毛衣,難得會看見冰炎穿襯衫以外的衣服。
  
  「你要在那邊一直看?」冰炎拉住衣服下襬,偏過頭看著一臉茫然的褚冥漾,微微翹了翹嘴角,說:「我要換衣服了。」
  
  「那、那那我先下去等了。」褚冥漾尷尬的紅了臉,結結巴巴的跑出房間,剛剛那一搞,讓他體溫微微上升,他覺得一點都不冷了。
  
  「怎麼了嗎?」夏碎一邊將熱騰騰的白粥端上桌一邊微笑看著褚冥漾,明知故問,看好戲的意圖很明顯。
  
  「沒事沒事,沒事啦……哈哈。」褚冥漾將圍巾整齊的放掛在椅背,坐到椅子上,看著桌上擺好的碗筷乾笑。
  
  「今天晚上會很冷,不圍著圍巾的話會很不舒服。」夏碎說著,一邊將白粥分裝到碗裡,褚冥漾也起身幫忙。
  
  「要是感冒就糟糕了。」夏碎的臉隱在蒸騰的霧氣裡,語氣溫和的說道:「褚又感冒的話,冰炎會很生氣喔。」嘴邊的戲謔笑意在霧氣下顯得柔潤,看起來就像是關切的笑容般。
  
  「啊、這個……我會注意的,哈哈、哈哈哈。」褚冥漾紅著臉,不好意思去看夏碎的表情,錯過對方唇邊因捉弄成功而彎起的愉悅弧度。
  
  手上掛著黑色大風衣的冰炎踏進飯廳,看見褚冥漾閃躲的視線和尷尬的臉紅,有種微妙的氣氛,狠狠的瞪向友人,夏碎裝做沒看見,微笑著說道:「不曉得千冬歲好了沒?我去看看,你們先吃吧。」
  
  「所以。」冰炎拉開椅子,端起碗,確認道:「今天五點到大門,我去接你,先吃晚飯之後再過去跟阿利學長會合。」
  
  「好。」褚冥漾端起碗,還是有點窘迫。
  
  「去跨年的時候給我圍好你的圍巾,再感冒我就把你種在社區大門前吹風。」冰炎挑起筷子,輕輕的啜了一口溫熱的白粥,紅色的眼睛不留情的瞪向褚冥漾。
  
  「是!」褚冥漾不敢含糊,喝了一口白粥,從肚子開始往外暖了起來。
  
  當表情略顯愉悅的夏碎跟一臉不是很愉快的千冬歲下樓時,冰炎和褚冥漾正要出門,冰炎瞄了下友人,說了聲:「我們先走了。」
  
  「……千冬歲、待會兒見。」褚冥漾有點擔心的看著千冬歲不友善的臉色,最後只是撓了撓臉,將滿肚子的疑惑憋住。
  
  「再見。」千冬歲的聲音低低的、聽起來的感覺就像冰一樣冷漠,褚冥漾感受到對方的怒意,而且是很氣很氣那種,對上夏碎愉快的笑臉的那瞬間褚冥漾好像想通了什麼。
  
  「走了。」冰炎把褚冥漾領走,看著夏碎笑瞇瞇的替他們關門,褚冥漾卻有一種惡寒的感覺。
  
  踏進戶外的瞬間,褚冥漾感覺到自己的寒毛都豎起來了,無法控制的打了個噴嚏,冰炎看了他一眼,順手幫他把圍巾拉緊,打了個簡單的結固定住不斷滑落的圍巾。
  
  冰炎看了看褚冥漾脖子上打了結的桃紅色圍巾,唇邊莫名揚起一個笑,褚冥漾不解的看著冰炎,冰炎沒說什麼只是笑的很愉快,笑的褚冥漾全身都不對勁。
  
  褚冥漾縮著脖子,不懂冰炎到底是從他身上看到什麼笑的這麼開心,但是他也不是很想知道真相,嗯,一點都不想。
  
  
  
  
  END
  
  
  * * *
  
  
  就是像個禮物而已XD
  收到禮物不會覺得很開心嗎XDDDDD?
  
  《專屬特別》依然預購中www
  
  感謝鍵閱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