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逆轉假設 BY莫衣。
  學長學弟身分逆轉假設,冰炎精獸學弟、漾漾黑袍妖師學長。
  
  


  
  
  * * *
  
  
  「早,千冬歲。」褚冥漾看著迎面走來的友人開口叫了聲,習慣性的將手勾放在黑袍腰帶上,微微叉著腰的閒適姿態,讓他即使穿著黑袍也不會顯得逼人,雖然他就算擺出嚴肅的樣子也不是很有威嚇的效力就是。
  
  「漾漾。」原本正低著頭檢視資料的千冬歲聽見友人的聲音,瞇眼看著微微逆光中身著黑袍的好友笑的開心的樣子,黑色的長馬尾束的整齊,在他身後的冰炎只是清清淡淡睇了一眼,點點頭當作打招呼,態度淡漠的讓人難以分辨那是在打招呼。
  
  「出任務嗎?」千冬歲合起資料夾,推了下眼鏡,看著表情輕鬆的友人,感覺起來似乎沒有任何緊張的樣子,跟以往會有點輕微焦慮的樣子不一樣,雖然對方從不說,但是他知道褚冥漾每次任務之前都會一個人煩惱、總是想著要把任務降到零傷亡,結果最後受傷的卻是他自己。
  
  「我在等西瑞。」褚冥漾點點頭,跟千冬歲閒聊了一陣子還約好下次吃飯的時間,千冬歲遞給褚冥漾一個三角形的護符之後才抱著資料夾離開,走前若有似無的對冰炎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冰炎將護符要過來翻看了一下,又看了眼褚冥漾,皺起眉,開口:「聽我的話,活起,龍神護符,奈律津由呂,至使天地,鬥勇之物穿不進。你的主人是、褚冥漾。」
  
  「咦欸?」褚冥漾愣愣的被握住手去滴血認親、不,是認主,那原本還算正常的護符馬上變得有點可怕,有一顆眼珠子在上面活生生的轉動,他有種不管怎麼移動眼珠子都還是死盯著他的錯覺,還是說那根本不是錯覺?
  
  「收好,雪野學長的護符可以幫忙保住學長的小命。」冰炎垂下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有點奇特的笑容,有點高傲又有點像是在較量什麼的意味。
  
  「這任務不會很危險……」褚冥漾撓著臉,將護符收進懷裡,感覺到有種氣息瞬間從護符上竄過來然後消失不見,愣了一下,褚冥漾皺著眉摸上護符,他並不覺得那股氣息會對他有害,不過……他還沒遇過這種會自己爬竄到主人身上的護符。
  
  「因為,學長你很不懂得保護自己。」冰炎抬起紅色的眼睛注視著褚冥漾,那視線太直接讓他瞬間有種被壓迫的感覺,只能傻傻的笑著。
  
  「漾~」
  
  「噗唔!!!」褚冥漾還來不及轉頭就感覺到脖子上瞬間被人緊緊勒住,然後有人在他身上亂摸一通,還一邊叫著「陣法勒傳送陣是收到哪去快給大哥我交出來」之類的話。
  
  「啊哈!摸到了!」西瑞從褚冥漾懷裡掏出一張符紙,不忘勒住褚冥漾歡快的說:「太好了!我們趕快去把那委託人講的玩意兒殺個精光!讓我們乘風而起踏浪而去!」
  
  「啊、冰炎記得去上課──」褚冥漾在傳送陣轉移前掙開西瑞的手對著冰炎快速說道,光芒掩蓋了冰炎的身影前他還不忘大喊:「翹課會被當掉──」
  
  白光雖然很刺眼,但是冰炎只是微微皺起眉直直的凝視著黑袍被扯的有點凌亂的褚冥漾,在光芒暗下的瞬間,開口說:「自己小心。」
  
  眼前已空無一人。
  
  冰炎扒了扒短髮,微微抿著唇思考了一下才走向教室區。
  
  
  * * *
  
  
  冰炎走向學校保健室,他那三兩天不見的代導學長因為出完任務不小心從古蹟上摔下去全身上下撞出了不少傷口,還不小心撞壞委託人族裡搭建了一個月的祭壇,損失的費用比對方當年在開學前遣返鬼族時不小心用爆符炸掉公園還可觀。
  
  轉過轉角,冰炎微微瞇了瞇紅色眼睛,陽光從走廊的兩旁大窗戶透進來,光線燦亮的讓他眼睛有點刺痛,他可以感覺到空氣中有一點點的水氣在波動,讓他想到了那名水屬性的女性龍神精靈。
  
  空氣中水氣飄蕩的溫柔氣息混合著很清淡的血腥味,以及些微的燒焦和征戰、騷動的氣息。
  
  「唰啦」一聲拉開保健室潔白的門板,紅眼一掃,看見破爛磨損的黑袍披掛在椅背上,髒污和血漬大片的抹在黑袍上,冰炎皺起眉,走向病床,看見提爾正躡手躡腳的要撲上睡在床上的褚冥漾,心裡閃過一絲嫌惡感,正要把人推開時,美麗如冰凝成般的龍神精靈現身,潤澤的藍色雙眼冷冷的瞪視著提爾。
  
  「啊真可惜。」提爾惋惜的縮回手,懊惱的抓著頭髮,喃喃唸著什麼下次不管會不會怎樣先出手再說好了之類的話語。
  
  冰炎對上水波般的眼,淺淺的彎身行禮,對方也輕輕點頭,無聲的消失在他眼前,只留下空氣中潮潤的氣息,像是在守著主人不要受到變態侵擾般圍繞著病床。
  
  冰炎不客氣的一把死命黏上來的提爾狠狠一腳踢開,進入到水氣守備的範圍,以為會被格擋,卻意外發現自己是被默許靠近的。
  
  散佈在病床週遭的水氣擾動了下,讓原本閉著眼睛的褚冥漾緩緩睜開眼睛,看見冰炎,頓了一下,露出一個有點不好意思的笑容。
  
  「沒事吧?」冰炎看著褚冥漾小心翼翼的緩緩坐起身,長長的黑色髮絲垂落,滑到兩側遮掩了大半的側臉,上半身裹著大片的繃帶,鬆脫的部分露出了一條一條細微的紅色擦傷,看樣子是一路延伸背脊,佔據了整片背部。
  
  「嗯,沒什麼事,只是把人家祭壇弄壞。」褚冥漾撓了撓臉,尷尬的說著,纏著固定帶的右手不自在的揮了揮,有種被緊縛的感覺。
  
  「想斷第二次嗎?」冰炎不是很愉快的睨了一眼褚冥漾揮動的右手。
  
  「欸、應該是不會斷第二次……啦。」褚冥漾摸摸右手,看見提爾捧著繃帶和藥膏眼巴巴的站在病床外三公尺的地方猛盯著冰炎看,那驚人的變態氣息連結界也擋不住,視線之噁心可怕讓他想叫米納斯把人打遠一點。
  
  「可愛的小朋友,我來幫你換繃帶囉!」提爾的肢體動作看起來散發著某種過份愉悅的感覺,讓褚冥漾並不是很想放人進來,但是身上的繃帶已經鬆了,不換不行,褚冥漾只能對冰炎投以一個「你小心保重」的眼神後請米納斯收起屏障。
  
  「接下來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啦!」有點過分愉快的把冰炎趕到旁邊,提爾一臉開花模樣的拉起隔離簾,冰炎只能聽著褚冥漾的抽氣聲想像著傷口的樣子。
  
  「要是很痛的話,我再幫你換一種藥。」提爾的聲音透過布簾傳過來,只有這種時候聽起來才有醫療人員正經的樣子,可以透過布簾上的淺淡投影看見提爾正幫褚冥漾拆繃帶,冰炎聞到了空氣中逐漸瀰漫一股血味,淺淺淡淡的。
  
  「不用,這樣就可以了。」褚冥漾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冰炎看著布簾淺淡的映照出褚冥漾身影,聽見對方繼續問道:「手要多久才會好?」
  
  「最快也要兩天,你的報告……」提爾頓了一下,拉開隔離簾,苦惱的撓著爆炸性的蓬毛,說:「請雪野小朋友協助你好了,不要指望你那可怕的七色搭擋。」
  
  褚冥漾坐在病床邊緣,乾笑了幾聲,並不做任何回應,冰炎的視線被褚冥漾襯著燦亮光芒的樣子吸引,大把大把的陽光在他身上剪出一片又一片的光彩,黑色的頭髮反射出澄亮的光澤。
  
  冰炎瞇了下眼,凝視著眼前的這個人、他的學長,探覺到他的一舉一動下隱藏著的某種誘人氣息。
  
  「可以回黑館了?」冰炎淡淡的問,紅色的眼睛卻直直盯著延伸到胸腹的繃帶,眼底抹上了凌厲的氣氛和極度惡劣的情緒,不等提爾開口,冰炎逕自走上前拎起褚冥漾的小背包垂下眼看著人,在等待著褚冥漾動作。
  
  「蓬、呃嗯,輔長謝了。」褚冥漾對提爾道謝,站起身套上襯衫,彆扭的想扣上釦子,扭了很久都沒辦法把釦子塞進釦眼裡,冰炎淡淡的擰了下眉,動手把褚冥漾的釦子扣好,距離近的讓他可以看見褚冥漾身上一些過往的傷疤和新的傷口,雖然舊疤淺淺的不怎麼明顯,但是卻消不掉,醫療班的藥並沒有所想像的那麼萬能。
  
  「謝謝。」褚冥漾的表情顯得尷尬困窘,拎起椅背上殘破的黑袍掛到臂彎上,又對提爾道了聲謝才出保健室,垂下的黑袍衣襬隨著褚冥漾的晃動微微飄蕩,布料隨著他走動的步伐而摩擦著。
  
  冰炎靜靜的走在褚冥漾身側,微微側過臉看著褚冥漾皺眉檢視著黑袍上的破損。
  
  「怎麼了嗎?」褚冥漾疑惑的迎向冰炎的視線,那豔麗的色澤和流轉的熒紅光彩,銳利而清亮,是一雙非常美麗的眼睛,從褚冥漾第一次與他相遇就這麼覺得了,令人著迷的眼睛。
  
  「沒事。」冰炎轉開視線,從那純粹的黑色髮絲間篩過的陽光讓對方像是被光暈抹開般朦朧,褚冥漾身上散發著舒適平淡的氣息讓他感覺到很放鬆,明明只是人類,卻帶著令人感到愉快柔潤的舒爽氣息。
  
  伸手撓撓臉,褚冥漾弄不懂對方的意圖,已經認識、相處將近一年,他幾乎沒有在冰炎身上看到任何可以稱為天真的行為,對方要不總是冷冽冰寒就是淡漠無感,冷靜聰明帶著銳利的鋒芒,讓人很難不去注意到他。
  
  年輕、漂亮的臉龐,卻帶著一身冷絕成熟的氣息。
  
  褚冥漾踏出保健室,感受著陽光燦爛和舒服柔和的氣溫,心情也跟著好轉,拋開搭檔見死不救還跑的不見人影的惡劣心情,撞壞委託人族裡祭壇的費用什麼的也趕快忘記吧!反正每次跟那隻雞出任務都不會有好事,這也不是第一次啦上次還打爛花妖精們苦心培養的花圃,不但賠了一大筆錢還被罰一個月都要顧花圃啊哈哈哈。
  
  只不過是撞壞祭壇,根本不算什麼嘛。
  
  褚冥漾覺得腦袋放空之後好像什麼委屈苦悶都釋放了,煩惱也逐漸昇華,太陽暖暖的照在身上好像連傷口那些痛啊癢的都消失一半,連勤勞奮發的心都跑一半了,原先要奮鬥報告的鬥志在亮麗的陽光下馬上削減了大半。
  
  冰炎瞇起眼,看著褚冥漾明顯好轉的心情和愉快的側臉,微微仰起頭看著上空輕輕掠過大氣精靈,陽光很刺眼,但是卻不刺人,經過結界轉換過的天氣並不是那麼真實。
  
  冰炎看著褚冥漾身後被風撩起的長髮,散亂中帶點規律的輕輕擺盪著,頸子上纏繞的繃帶若隱若現,風拂過褚冥漾的後頸帶來一絲淺淡的清冽藥香,冰炎瞇起眼睛。
  
  如果不嚴重的話就不需要用繃帶纏起來,抹點藥就好,更不用說小傷口擦點藥膏就能夠迅速痊癒了,提爾再怎麼樣也不會做出砸招牌的事。
  
  柔暖的風輕輕吹過他的臉頰,吹動他臉頰邊的銀紅雙色的短髮,光線大量的灑進他的眼睛裡,冰炎瞇起眼,擋掉多餘的刺眼陽光,細微血味與藥香混合的氣息飄過他鼻尖,他的學長真的是很天真,雖然知道輕描淡寫只是對方想要減低別人擔心的善意話語,但是隱瞞部分事實反而比老實的承認還要令人擔心。
  
  天真的令人覺得想嘆氣。
  
  
  
  
  END
  
  
  * * *
  
  
  我越看越覺得萌萌的……所以就忍不住了(掩面)
  問過莫衣莫衣說我可以寫好開心好開心好開心>艸<
  
  話說,如果冰炎聽不見褚冥漾的心聲的話,他就只是個安靜而冷漠的人而已。
  因為冰炎是個有禮貌又尊重長輩(學長)的人,所以他不會隨便對褚冥漾動手動腳,頂多兇他而已XD(欸)
  嘛,感謝鍵閱囉w
  
  《專屬特別》依然預購中喔www
  
  因為被莫衣的另一篇逆轉打到所以今天決定提早更新了(不)
  《姊姊》(下)就只好忍痛往後延了(欸)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eneas
  • 逆轉假設還會又續集嗎?
    很喜歡這篇文
    有點不習慣不暴力的學長XDD
  • 哈這個應該是不會了XDDD
    當初就是被莫衣那張圖打到迅速增產報國的短篇,沒想說要繼續寫的說w
    感謝你喜歡捏~
    &我自己也有點兒不習慣,但是因為冰炎是個很尊重長輩的人,所以他不會對學長無理(即使他又呆又傻XD)w

    布丁控 於 2013/04/04 21: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