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戴上袖套和乳膠手套,替客人點完飲料後跑到櫃檯後開始往杯子裡添加奶粉,另一位從進來之後就離不開內場已經搖飲料搖到手軟的工讀生僅能倉卒的說聲謝謝表達無盡感激。
  
  「換手換手!」搖飲料搖到手軟還兼頭痛的工讀生趁著客人還沒到的時候對著褚冥漾喊著,抖著手把沾滿甜膩糖漿和茶湯的手套脫掉換上新的手套,半癱軟在櫃檯前。
  
  褚冥漾把流理台上的湯湯水水擦乾淨,保持工作檯的乾淨,過沒多久,褚冥漾就看見一張又一張的飲料單從那小小的列印口吐出來,只好丟開抹布開始動手調飲料。
  
  「好了嗎?」外場工讀生探進一顆頭,手上還握著零錢跟好幾張點餐單據,看褚冥漾忙到連分心說話的時間都沒有,只好對著櫃檯的客人說聲抱歉之後也跑進去幫忙,兩個人調了二十幾杯的飲料,裝袋的時候手都在抖。
  
  本來他今天是沒有排班的,是因為今天的人都請假,店長拜託他來代班,反正他也沒事,能趁機賺一筆耶誕節外快也沒什麼不好,沒想到會比平常還要忙,搖飲料搖到他現在手陣陣發痠。
  
  稍微抹掉臉上細微的汗水,剛剛一直在冷藏櫃之間倒茶挖珍珠動來動去的還沒什麼感覺,現在突然覺得有點冷,夜風涼涼的颳過,褚冥漾瞇起眼睛覺得鼻子癢癢的,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從口袋掏出口罩戴上只留兩隻黑色的眼睛露在外面。
  
  「你們都在啊?」一身白到讓人覺得突兀的店長帶著燦爛的笑容和黑的徹底的副店長從外面走進來。
  
  「你們可以下班了,工錢照算。」店長笑瞇瞇的放下手裡的大塑膠袋,像沒骨頭一樣懶散的靠在副店長身上,笑的一臉開心的年輕臉龐和另一張冷漠的表情形成對比。
  
  「太好了我要夜唱!要衝日出!」工讀生迅速脫下圍裙,一陣近乎工作過度後的崩潰嘶吼,洗好手拿過店長送的小禮物之後就跳上機車衝進夜風裡,一掃剛剛的倦怠樣子,突然變得精神奕奕。
  
  「還不走嗎?」副店長悠悠冷冷的聲音像是在提醒褚冥漾一樣,那雙漆黑的異常純粹的眼睛淡淡的注視著他,依然是不冷不熱的語調:「那個人已經等你一陣子了。」
  
  「啊!」褚冥漾探出頭,看見冰炎坐在機車上雙手插在口袋裡瞇眼看著他,褚冥漾匆忙的脫掉袖套摘掉口罩,脫手套時不小心太大力還打到自己,甩出一條紅色的痕跡。
  
  「小心小心,聖誕節快樂喔!」店長笑到眼睛都彎起來,除了小禮物之外還另外包了兩杯熱飲給褚冥漾,說:「一起喝會更甜蜜喔!」
  
  「謝謝店長,副店長再見。」褚冥漾微紅著臉,拉攏外套的領子,走向冰炎。
  
  坐上機車後座,褚冥漾對著黏住副店長不放的店長和被黏著不放而臉色冷淡的副店長揮手,機車往前加速的那瞬間,冷風灌進他的衣領,讓他縮了一下,鼻子又開始癢癢的,乾冷的空氣讓他覺得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怎麼?很冷?」停妥了機車,冰炎看著褚冥漾縮著脖子跨下車站在一旁搓揉雙手,冰炎想也不想的握住了他的手,微微瞇起眼睛注視著對方露出來的脖子,下一波寒流就要到了,只穿外套的話根本就不夠。
  
  「欸。」冰炎涼涼的手感覺起來竟然比他還要溫暖,冰炎雙手一包,把他的手輕輕攏住,褚冥漾有點不好意思的傻笑兩聲,覺得臉皮開始升溫,耳朵也變燙了,除了手之外全身上下根本就不冷了。
  
  「走吧。」牽拉著褚冥漾冰涼的指尖,冰炎拿著磁卡刷過感應器,一路握著那冷涼的手回到家。
  
  「快去洗吧,我剛剛已經開了熱水器了。」冰炎把褚冥漾推上樓,瞇眼看著褚冥漾一邊推外套一邊走上樓,淡淡的說:「出來之後記得先吹頭髮。」
  
  「嗯。」褚冥漾點點頭,覺得進入室內後瞬間暖了不少,臉現在變得燙燙的,拖著有點倦怠的身軀走上樓,洗過一個熱水澡之後,一邊擦拭著溼答答的頭髮一邊使用電腦。
  
  「褚。」不是很開心的呼喚從他身後傳來,冰炎不怎麼好看的臉色,抿著唇看著乾笑的褚冥漾,對方無視於在滴水的髮梢,一屁股坐到電腦前就像入定一樣動也不動。
  
  「我忘記了,想說要先去收老師丟回來報告還有小組報告也要討論……」褚冥漾把掛在脖子上的毛巾往頭上一拉,蓋住濕淋淋的頭髮,試圖做點補救。
  
  「嗤。」看著褚冥漾的動作,冰炎躍過他,隨便幾句打發掉根本言不及義只想偷懶聊天的其他小組成員,關掉他的MSN視窗,收完報告後就關機,紅色的眼睛睨著褚冥漾。
  
  「吹好頭髮去睡覺。」
  
  「欸……」褚冥漾摸摸鼻子,看著冰炎堅定的像是他不照做就要代勞一樣的眼神,縮著肩膀將頭髮吹完後躺上 床,睡意突然湧了上來,讓他不斷打哈欠。
  
  「晚安。」冰炎關掉燈,看著縮在棉被裡昏昏欲睡的褚冥漾,小聲的關上房門。
  
  
  * * *
  
  
  早晨,褚冥漾睜開眼睛,他覺得好像有哪邊怪怪的,但是沒有鼻塞、流鼻水也沒咳嗽,就只是單純的喉嚨很乾,乾到發痛而已。
  
  好不容易昏昏沉沉的熬過三堂課,褚冥漾覺得自己的反應變得異常遲鈍,但是他不知道哪邊出了問題,只覺得頭隱隱在抽痛,抽的他很想吐,眼睛也乾澀的好像要掉出眼眶了,褚冥漾伸手覆著眼睛,微涼的溫度舒緩了眼睛的刺痛。
  
  「褚?」冰炎摸上褚冥漾的額頭,感受到微微上升的體溫,紅眼瞪著那明顯恍神到眼神渙散的學弟。
  
  褚冥漾呆呆的任冰炎抓著帶回家,被強迫躺在床上休息,冰炎低頭瞪視著有一下沒一下的眨著眼睛發呆的學弟,冷冷的說:「真是笨蛋。」
  
  褚冥漾卻露出一個呆傻的憨笑,說:「我覺得有點冷。」將自己裹住之後,還是有冷的感覺,褚冥漾不舒服的閉起眼睛,皺著眉縮進棉被裡。
  
  冰炎抿著唇,凝視著褚冥漾難過的臉,伸手碰了下發燙的臉頰和高溫的額頭,雖然知道發燒的人會覺得冷,蓋再多棉被也無濟於事,但是冰炎還是回房間把自己那件羽絨被蓋到褚冥漾身上。
  
  見褚冥漾已經昏昏沉沉的睡了,冰炎才出門,急速降低的氣溫跟昨晚的微寒根本不能比,買了退熱貼之後回到家裡,輕輕的將退熱貼片貼到褚冥漾的額頭上。
  
  「學長……」褚冥漾睜開眼睛,皺著眉摸摸額頭,原本烘的他頭暈發軟的高溫突然有一股冷冷涼涼的氣息介入,冷熱交加的感覺更難受。
  
  「不准撕下來。」
  
  「嗯……」瞇起眼睛再度睡去,但是閉上眼睛眼前卻是一片燦亮的銀白色,好像是已經深深的印在他的眼底、抹不掉的色彩。
  
  等到褚冥漾再睡醒來,眼前一片漆黑,眨了幾次眼睛還以為自己燒到眼睛都瞎了,緩緩的走下樓,燈火通明的客廳讓他一時間眼前一片金光閃閃什麼都看不見。
  
  「漾漾,你醒啦,還好嗎?」
  
  「……嗯。」褚冥漾微微遮著眼睛,感覺到千冬歲撫過他的額頭,也跟著伸手碰了下,撕下退熱貼片在手裡無意義的甩玩著,眼睛還是被刺的很痛,腦袋裡還搞不清楚狀況,只記得要問:「學長呢?」
  
  「冰炎學長跟夏碎學長出去了。」
  
  褚冥漾點點頭被友人推到椅子上,傻愣愣的不知道要幹麻,過了一陣子聽見門口傳來「喀啦」一聲,褚冥漾微微側過臉看著冰炎提著從COXCO買回來的兩盒十八吋的大披薩走進來,稍晚進來的夏碎手上提了一堆炸物和一袋湯。
  
  「病懨懨的樣子,退燒了嗎?」冰炎放下手上的東西,輕輕抵著褚冥漾額頭,感覺到體溫似乎回到正常範圍了,伸手扯了下褚冥漾的臉皮,然後又拍拍他的頭,一連串意味不明的動作。
  
  吃吃喝喝開開心心笑笑鬧鬧,他們四個小小的慶祝了聖誕節和祝賀彼此的報告都拿到不錯的成績,褚冥漾笑著笑著覺得又開始冷熱交加,明明腦袋熱的像是要把他蒸暈了,身體內卻不斷湧出冷的訊息,腦子自動換低速檔空轉進入休眠期。
  
  「褚?」
  
  褚冥漾呆呆的轉頭望過去,突然露出一個笑,說:「嗯。」
  
  冰炎「嘖」了一聲,伸手摸了摸褚冥漾發燙的臉,皺眉起身把人帶回房間,盯著他洗過澡之後,親自拿著吹風機緩緩吹乾那頭黑色的短髮,末了,忍不住多揉了幾下。
  
  壓著褚冥漾躺上床,冰炎順勢低下頭,很近很近的凝視著那雙緩緩眨動的黑色眼睛,看見那昏沉的黑眸裡倒映出銀白色的模糊色彩,緩緩的彎起嘴角,冰炎輕輕哼笑了一聲:「在這種時間點發燒真是個笨蛋。」
  
  然後,很輕很輕的在褚冥漾發燙的額頭上留下一個親吻。
  
  褚冥漾覺得自己好像燒的更厲害了,整個腦袋都停擺了,雖然張著眼睛卻沒有影像傳到大腦,只有那從亮亮的豔紅色變成暗暗的深紅色的眼睛留在腦海中,就算閉上眼睛,也還是清晰的像是就近在眼前一樣。
  
  光是想著,就讓他頭暈目眩了。
  
  「晚安。」
  
  意識隨著那聲晚安瞬間落入沉眠,在一片幽冷的淡淡香氣中睡的安靜舒適。
  
  隔天,褚冥漾是在冰炎的懷裡醒過來的,額頭上貼著一片已經變得溫熱的退熱貼,然後,他覺得自己現在非常非常需要另一片退熱貼。
  
  
  
  
  END
  
  
  * * *
  
  
  哈哈哈哈哈,我當然是用那篇「插花回顧」騙更新啊XD
  因為這篇才是真正的更新www(樂)
  插花回顧過了聖誕節之後就會關起來了,畢竟那篇只是我想做個整理而已XD
  大家有覺得我哪邊進步或是退步了嗎?我們可以談談聊聊!OWO(指指底下迴響)
  
  然後這個啊、我這次的番外篇都是有順序性的,每一篇跟每一篇之間都有關聯,除了《學長》是獨立的之外,其他的三篇、和這篇聖誕節出現的玩意兒都是有關聯的。
  這篇並不算在番外篇裡喔XD
  我只是覺得發燒、聖誕節、還有一些在番外篇裡我很喜歡的部份連接起來而已XD
  學長的那句「下一波寒流就要到了,只穿外套的話根本就不夠。」是有意義的喔XD這句是個橋樑XDDDDD
  還有褚冥漾發燒也是有意義的XDDDDDDDDD
  這兩個地方會跟番外篇的某些地方連結起來XDDDDDDDDDD(究竟什麼意義--)
  之後就知道囉www
  
  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