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褚冥漾的態度漸漸變得輕鬆了,好像原本在意的事情已經解決掉了,反而是他還在在意著,對方已經逐漸的在找回某種相處的步調,雖然還是會有一點點的尷尬和不知所措,但是已經會笑著打招呼了。
  
  莫名的,冰炎感到突兀。
  
  雖然相安無事,但是心裡卻有種奇異的矛盾感,看著褚冥漾還帶有一點不自在的表情,冰炎直勾勾的看著對方的眼睛,表現出坦然和奇異的堅決,混著一點點的迷惑猶豫,但是一個眨眼,那些不安定的情緒就會被抹掉。
  
  有時候看著那雙眼睛,冰炎會有種好像什麼都昇華的感覺,令他感到非常非常非常煩悶,現在這雙清淡的黑色眼睛比起之前遮遮掩掩的喜歡,更讓他感到如此焦躁。
  
  那雙沒了喜歡的黑色眼睛讓他覺得煩躁,那些情緒堆積到最高點,冰炎用力的皺著眉,好像有什麼扭成一團的感覺,沒辦法有條理的去思考。
  
  偏偏在他煩的想把人拖出來揍一頓的時候,說好不插手的夏碎突然講了一件事,讓他徹底的暴發,那大概是他第一次想要在褚冥漾面前表現的那麼失控但是又不得不壓抑住的經驗。
  
  『冰炎,褚似乎要丟掉你了。』夏碎帶著奇異的微笑,語氣再認真不過的說道:『不追上去的話,沒人敢撿你回家哪。』
  
  當他懷著滿肚子的悶火、頂著大雨到學校圖書館的時候,看見褚冥漾呆愣的站在屋簷,看著大雨淅瀝嘩啦的落下,看樣子根本不打算打電話找人求救,用力的閉了閉眼睛,忍住心裡悶燒的怒氣,跨上階梯擋住褚冥漾的視線。
  
  冰炎一邊看著人穿上雨衣一邊迅速的將夏碎的話組織起來,如果沒有夏碎的話、他又沒有注意到的話,他真的會被褚冥漾拋棄也說不定。
  
  只要一想到被拋棄這三個字,冰炎就感到極度的惱火。
  
  雨水四處濺散的聲音讓他的思緒受到些許干擾,冰炎率先踏進雨幕中,大的驚人的雨珠重重擊落在肩頭,雨水遮蓋了所有聲音和氣息,讓他感覺不到褚冥漾的存在。
  
  「聽說,你想丟掉我?」冰炎聽見自己的聲音在耳邊迴盪,然後逸散在雨中。
  
  冰炎轉過頭,忍住心裡的惱怒看著一臉傻樣的褚冥漾,語調變得冷硬:「我根本什麼都還沒做不是嗎?你現在就想跑還太早了。」
  
  直勾勾的盯著褚冥漾透著呆愣不解的雙眼,他心裡感到非常焦躁,別想在講了那樣的話之後還要逃開,不准就這樣離開。
  
  有點分不清那種火大的感覺是因什麼而起,冰炎微微瞇起眼思考著,感覺到褚冥漾坐上後座,小小的說了聲「好了」,轉動油門順,順著機車專用坡道倂入了返家的車潮中。
  
  冰涼的雨水打溼了他的瀏海,迎著帶著潮氣的冷風,有些分神的想起剛剛夏碎的話,從夏碎那邊得知是褚冥漾的姊姊要他拋下這一切過自己的生活,那個比他們大了兩三屆、可以稱她為學姊的女人,他早就在大學自治委員會間耳聞那人強勢的作風和可怕的手段,果然是非常果決,把褚冥漾的後路都斷的一乾二淨。
  
  一想到這裡,冰炎就覺得煩悶,如果褚冥漾不再對他有所期待、如果那雙眼睛裡面什麼都不剩、如果他們都裝作若無其事的話……冰炎狠狠的皺起眉,覺得非常的不爽。
  
  將車子停在遮雨棚內,冰炎的心情是前所未見的極度陰沉,耳邊聽著褚冥漾啪啦、啪拉的打開釦子的聲音,一邊脫去雨衣的同時,腦中的想法以極快的速度在建構,把枝節末微的事和干擾的情緒去除掉,放任自己被那些攪和已久的思緒蠶吃鯨吞,答案不同於剛剛的狂暴,它靜靜的出現,無聲無息,悄然降臨,冰炎抿緊唇才忍住那聲「該死」。
  
  冰炎甩開溼溼的瀏海,煩躁的拆掉馬尾,任憑頭髮披散在背後,瞇眼看著褚冥漾有點放空的表情,直到從瀏海滴落的水珠劃過臉頰的時候,才回過神,舉起袖子抹掉水珠。
  
  褚冥漾有意無意的讓他先出電梯,表情微妙的站在離他有點遠的地方,冰炎藉著一片漆黑的遮掩,不再遮掩心底那股憤怒夾雜著受傷的情緒,扯住褚冥漾的手肘,迎著那雙黑色的眼睛。
  
  褚冥漾的眼底浮出驚慌和不知所措,就像是先前看見他的時候的慌亂情緒,冰炎壓低聲音,再認真不過的開口──
  
  那句話像是某種誓約,是必須實踐的信念,冰炎看著褚冥漾呆愣惶惑的臉,很認真很認真的看進褚冥漾的眼睛裡。
  
  
  
  
  TBC
  
  
  * * *
  
  
  學長說的那句話就是:「一來一往,這次換我當鬼,被我抓到,你就要投降。」
  本來是有放出來的,但是發現那句話的感覺非常突兀,有種異軍突起的感覺(?)
  所以就把它刪改掉了www
  終於《學長》快要結束了真開心XDDDD
  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