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你什麼都不要說,假裝跟平常一樣就好。反正他最後會自己露出馬腳。」
  
  冰炎的確是想知道褚冥漾這鬼鬼祟祟的行徑到底是為了什麼,一開始,是這樣沒錯,但是後來卻反而被褚冥漾過分小心翼翼的行為攪亂了思緒。
  
  讓褚冥漾緊緊抓著不放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明明就很難受卻還是死抓著不放,不惜說謊,連親密的友人都不透漏,求助於中立、無關的第三者,到底是什麼促使他做到這樣的程度?
  
  褚冥漾從來沒有跟冰炎討論過感情上的事,連掛在嘴邊的女生都沒有,喵喵和庚等人除外,冰炎想不到褚冥漾曾經提到哪位女性,或是暗示自己有欣賞的對象之類的。
  
  過問別人感情這種事,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跟人交往有一定的界線和分際,除了夏碎之外,他很少跟別人深入去探討什麼或是分享什麼,就連夏碎,他也不太會分享多餘的心情給對方知道,除了必要的。
  
  褚冥漾是他帶了一年的學弟,雖然比不上夏碎的感情深厚,但是那是另一種無法言喻的感受,說不上什麼特別交好或是親密,只是很單純的將他所經歷過的經驗傳承給褚冥漾而已,如果有需要或許可以拿出來參考。
  
  這樣的交情說深不深、說薄不薄,維持在一種很巧妙的程度,交情淺看起來像是表面交流而已,那不如乾脆別往來,但是再深一點就兩方都不舒服了。
  
  他們很自然的找到了那條分際界線,然後彼此待在自己的界線內,保持交流但是不過分侵犯對方。
  
  夏碎還笑說過這是「進可攻退可守」的好防線,失敗的話還可以退回去。
  
  『不像我。』夏碎溫溫的笑著,語氣不輕不重,要不是對夏碎的背景有一點了解,他還真的不知道夏碎在指什麼。
  
  只不過,很抱歉的是,他一點那種意圖都沒有。
  
  夏碎也只是笑笑,不著邊際的說了些什麼真羨慕之類的鬼話,三兩下就把話題扯回正軌,臉上的表情像是剛剛失序的話語從沒說出口一樣。
  
  不過,他一點都不覺得褚冥漾有辦法瞞很久,那個人做事總是會不小心留一點尾巴,讓只要耐心等著,總會自己曝露出來的。
  
  而後夏碎露出一個無奈的微笑,像是認同了冰炎的話。
  
  的確,褚冥漾自己把事情爆出來了,連裡面的餡都沒有保留的全都爆了出來。
  
  褚冥漾的告白太過玩笑、而且太蠢,讓冰炎只能用力瞪著那張傻笑個不停的臉,不知道對方是在發酒瘋還是發神經。
  
  他不覺得對方有膽子騙他或是再編另一個謊,尤其是這種根本不能當作玩笑的東西,但是又覺得不切實際,誰會為了這種事情大費周章的閃閃躲躲然後還慎重其事的去找輔導室諮詢意見!
  
  當他慎重的再問一次之後,對方的反應讓他確定了一切,為什麼去輔導室已經不重要了,眼前的事實就是褚冥漾喜歡他,比什麼都還真。
  
  但是褚冥漾逃跑了,冰炎瞇起紅眼看著褚冥漾慌慌張張的背影,心裡的感受很複雜,體會到思緒打結的感覺,當下最直接的反應就是把人抓回來好好說清楚講明白,但是他卻什麼都沒做,只是緩緩的吐了口氣,任著褚冥漾逃開了。
  
  他心裡並不是那麼想去追人回來的,追回來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事情被打亂了,在還沒整理清楚之前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對褚冥漾開口。
  
  他也該好好的想一下。
  
  只不過一邊思考的同時看著褚冥漾貓縮著,這樣瑟縮著並不會讓事情更好過,一想到始作俑者居然放了砲把人炸過一輪之後就放空腦袋過日子,冰炎心裡就有股無名火,終於在還書的時候跟人正面遇上了。
  
  「在你說了那樣的話之後還妄想從中脫逃而出?」冰炎的聲音冷冷的,有點咬牙切齒的感覺,微微瞇起的紅眼裡滿滿的都是褚冥漾的倒影,說道:「你會不會太天真了一點?」
  
  或許他是有點故意的吧,事後想起來,他將自己的話反覆想了幾遍,他怎麼想都只有感覺到滿滿的威脅意味,還有濃濃的、一股嗆人的氣息。
  
  冰炎皺眉,為自己的失態感到些許焦躁,不過這樣也好,讓褚冥漾有點自覺,別再這樣貓縮著。
  
  只會縮在自己的思緒裡的話,什麼都解決不了。
  
  離開圖書館,冰炎瞇眼望著來來去去的人,帶著一臉冷凝走過大半個校園,口袋裡的手機震了一下,他收到一封簡訊,是褚冥漾發過來的,看過內容後他馬上回信過去不讓對方後悔。
  
  當晚,他看著褚冥漾呆愣茫然的表情,一股煩悶的情緒湧上,難得沒有給褚冥漾時間想清楚就率先開口道:「褚,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對方支吾了幾聲,然後低低的、輕輕的乾笑了一聲,沒有順序可言的話語中他聽的出來對方極度的困窘,還有極力隱忍的表情,或許褚冥漾自己沒注意到,因為他只顧著編織腦子裡亂七八糟的話語,拼命的想讓他……放心。
  
  「總之……我知道學長就是學長,嗯。」在褚冥漾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冰炎靜靜的看著他黑色眼睛裡面極力隱藏的心情,沒有辦法多說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那雙眼睛裡帶著一股淡淡的退縮和不得不如此的感覺,努力的擠出心裡的話,有一點點的違背心意的話語,冰炎只是靜靜的聽著,直到那聲音漸漸的消失在冷涼的夜風裡。
  
  「是我的問題,學長不用管我沒關係。」
  
  冰炎看著垂下眼睛的褚冥漾,任由那些話投進心裡化成漣漪向四面八方擴散,然後又回復原本的平靜無波。
  
  
  
  
  TBC
  
  
  * * *
  
  
  許久未見各位!(傻笑)
  有些地方沒辦法再圖書館裡交代清楚,所以一直覺得一定要開一篇學長篇補完,能夠補完什麼的真的很開心XD
  總字數有九千多字,請讓我切成五六段(騙)更新吧(合掌(欸))
  
  感謝鍵閱www(一個月沒更新但是還存活的布丁感謝您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