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懷著某種說不出的微妙期待,心情變得有點躁動,隨意的轉著電視頻道,找不到一個可以讓他安定下來的節目,有點惶惑不安、心神不寧的感覺。
  
  像被什麼撓著搔著的心情,有點癢又有點難耐的感受,不容忽視但是又無法抑止。
  
  「叮咚──」門鈴突兀的響起,驚醒了恍神的褚冥漾,嚇的把手中的遙控器放開,扣搭一聲,電池跳出來滾到椅子下,褚冥漾慌慌張張的彎下身,卻不小心撞到桌緣,痛的他一陣腦暈。
  
  「嗨學長!」打開門的那瞬間,室內的燈光映照在那張漂亮的臉上,微微透出一股清冷朦朧的美感,他還以為眼前的人是什麼幻覺之類的。
  
  「那個、學長,我們等一下要去吃什麼?」褚冥漾直盯著電梯面板,用眼角餘光瞟了瞟冰炎,有點……不,是很大點的緊張。
  
  「嗯……」冰炎瞇了瞇眼,像是在思考什麼,褚冥漾訝異對方居然還沒想好要吃什麼。
  
  「港式飲茶、風味餐廳、泰式料理、越南菜、客家小吃……」聽著冰炎緩慢的數著餐廳,褚冥漾莫名的越聽越餓,好像也真的聞到了香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跟著冰炎踏出電梯,不自覺的靠上前,聽著冰炎一家一家的點名。
  
  「那些都吃過了,你有特別想吃什麼嗎?」冰炎微微側過身,看見對方一臉被勾引起興趣的樣子,嘴邊彎出一個有點惡作劇的弧度。
  
  「都可以,吃什麼都好。」褚冥漾現在餓的沒辦法思考太多,腦中被各種美食佔據,口水吞都吞不盡,真的是吃什麼都好,只要能止饑,要去夜市吃大腸包小腸他也沒意見啦!
  
  冰炎騎的很快,從大馬路轉進一條寧靜的寬闊街道,看起來像是住宅區,門前都點著一盞引路燈,看起來很可愛。
  
  「到了。這邊。」冰炎將車子停進停車格,熄火,看著面前一間以暖橘色和大地色系構成的異國風格的餐廳。
  
  褚冥漾脫下安全帽,撥了撥散亂的瀏海,看著店門邊供翻閱的menu,明明是一家異國風情的料理店,menu卻帶著日式的優雅和含蓄。
  
  「你等在這裡是不會有人幫你點餐的,快進去。」冰炎走過褚冥漾身邊淡淡的留下一句,他愣了一下才跟上去,一推開門,奶油香氣和香料的氣味在冷冷的空氣間流盪,店裡的人不多,但是也不至於到空曠,交談聲細細碎碎的。
  
  坐到冰炎對面,褚冥漾翻開桌上的menu,他其實很愛奶油系列的義大利麵,雖然那吃到最後很容易因為奶味過於濃厚而感到厭膩。
  
  「學長你要吃什麼?」褚冥漾一邊翻閱菜單,一邊問了一聲,他已經選好了,剩下的也只是看看有沒有什麼值得下次來吃的餐點。
  
  「我吃蕃茄海鮮,要是你吃到最後覺得奶油很膩我可以跟你換。」冰炎垂眼看著菜單,食指輕輕點著menu上的字體,頓了一下後問道:「你要配成套餐嗎?」
  
  「……套餐?」褚冥漾分神的瀏覽著菜單上的套餐,多了湯、沙拉、麵包和甜點,價錢只多五十塊,有點漫不經心的瀏覽過點心的部份。
  
  「請問可以點餐了嗎?」有點奇特腔調的中文在旁邊響起,褚冥漾轉頭看向對方,第一直覺就想到是日本人。
  
  「嗯,我一份蕃茄海鮮,褚,你要奶油培根還是奶油焗麵?」
  
  「奶、奶油培根!」褚冥漾結結巴巴的說道,他剛剛的確是在這兩道之間猶豫不決,沒想到學長竟然隨口就點中了?還知道他對奶油系列很感興趣!
  
  後來的點餐過程他只回答「噢」、「嗯」、「好」,由冰炎解讀他的語言然後轉達給侍者,直到繳回menu,褚冥漾都還在恍神。
  
  「有什麼好震驚的?一起吃飯這麼多次了,我還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嗎?」冰炎輕輕哼了一聲,用一種像是在看白癡的表情看著對方,褚冥漾回以一個驚嚇到有點變形的臉。
  
  「褚……」冰炎頓了一下,微微偏過頭,紅色的眼睛裡藏著某種思緒,讓那雙眼睛像是流轉的紅色酒液一樣,時時刻刻變換著深淺光澤。
  
  「巧克力好吃嗎?」
  
  褚冥漾突然有種莫名中槍的感覺,就好像是國中時只不過是走到操場就被不知道哪裡飛過來的棒球直接K中太陽穴的暈眩感,即使是如此疼痛的觸身球他卻沒辦法保送上壘,因為一壘的壘包被冰炎護在身後,要上壘就得先過對方那關。
  
  他最近真的職棒大聯盟看太多,他現在腦子裡只有各種棒球術語,沒辦法思考什麼巧克力好不好吃,他一心只想著:『怎麼不是四壞球保送?這樣好過他直接被那記快速直球K到腦中風!』
  
  他總是太小看冰炎,以為終於風平浪靜的時候卻開始興風作浪,而且每次都是掀起瘋狗浪,最近捲起瘋狗浪的次數已經超過他所能負荷的了,他現在就像處在一片沒有海巡隊來救援的危險海域的渺小人類,這是要他怎麼辦?等著被底下的礁石戳成蜂窩嗎?
  
  噢他最近到底為什麼要看那麼多職棒大聯盟和Discovery的颱風地震特輯!搞的他完全思考不能了!
  
  
  
  
  TBC
  
  
  * * *
  
  
  感謝鍵閱ˇ
  
  真的,在一起吃飯久了會知道對方喜歡什麼樣的食物很正常XDDDDD
  會有種「這就是你喜歡吃的類型」的感覺這樣!
  其實這裡有個隱設定但是因為太瑣碎了所以我沒弄出來。
  老闆是義大利人喔XD但是為他們上餐的侍者其實是老闆的愛人,是日本人,所以菜單會有日式的風格喔XD
  而且,重點是我連長相都想像過了XDDDDDD
  侍者有著溫和、淡雅的淺笑和溫潤的單眼皮ˇ
  這就是我想像中的日本男人,溫雅含蓄而且內斂(樂)
  好啦我自己設定的很開心啦XDDDDDDDDDDDDDD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