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千冬歲,你今天晚上還是去夏碎學長家嗎?」褚冥漾確認般的問了一聲,同住的友人已經連續兩個禮拜都住在學長家了,只有回來拿課本或是盥洗而已,其實他有點擔心。
  
  「嗯,漾漾你還好吧?」千冬歲推了下眼鏡,感覺很久沒有跟友人好好聊天吃飯,不曉得對方近況如何,不過心情看起來似乎還滿愉快?
  
  「噢還好啊,怎麼了嗎?」
  
  「最近都沒有跟你好好聊一下覺得有點疏忽了。」千冬歲鏡片下的眼眸變得很認真,讓褚冥漾有點愣住了,搔搔臉,有點不好意思的想到自己最近過的挺快樂的,小考成績也有起死回生的感覺,雖然過程是一連串不為人知的心酸奮鬥史。
  
  「還不錯,千冬歲你別太累了。」褚冥漾有點擔心的說,想到對方最近都一兩點才回來洗澡,長期熬夜可不是一件好事。
  
  「我還好,只要撐過這段時間就好了……剛剛老師說的那個你可以問冰炎學長。」講到一半的千冬歲突然切換話題,一邊聽一邊把書放進包包裡的褚冥漾愣了一下,抬頭一看,看見冰炎跟夏碎出現在門邊正拿著一本書在討論著什麼。
  
  「喔!」褚冥漾迅速的拉上拉鍊,跟千冬歲道別後,跟著冰炎離開。
  
  途經中央走廊時,意外的比平常更加擁擠,看見佈告欄上掛了十多張的傳情活動的海報,褚冥漾被卡在人群中有點動彈不得,冰炎不耐的瞪著眼前的混亂,伸手抓住褚冥漾的上臂免得對方被人潮衝走一去不回。
  
  「抱歉、對不起。」幾個人拿著傳單嘻嘻哈哈的經過,不小心撞到褚冥漾,連帶撞到了抓著人的冰炎。
  
  冰炎從人潮的側邊擠出去,褚冥漾勉強跟上對方的步伐,對於剛剛那些事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倒是對那些被拋在後面的洶湧人潮有很深的印象。
  
  「哇……這樣就要七十塊喔!」褚冥漾攤開剛剛趁亂被塞進懷裡的傳單,看見各種不同價位的巧克力,從一百塊到一千塊都有,包裝的程度和巧克力的等級也不同。
  
  褚冥漾盯著一號巧克力,兩顆雪之戀再加一個白色的紙製禮盒就要七十塊,漂亮是很漂亮啦!但是真的很貴,校外的話運費還要另外計算!
  
  冰炎跟著閱讀傳單,對於這種只有傳單介紹而沒有實物可參考的東西感到有點反感,簡單的掃了幾眼之後就沒細讀了。
  
  冰炎挑了挑眉,看著意猶未盡的褚冥漾,一把揪起對方的領口,拖向教室。
  
  「哇啊!學長等一下!」
  
  轟轟動動的傳情活動持續了一個星期,之後就銷聲匿跡了,也不知道那些巧克力是不是真的有送出去。
  
  
  * * *
  
  
  踏出電梯,冰炎掏了鑰匙幫雙手都是講義和課本的褚冥漾開門,在褚冥漾把手上的東西都放到客廳桌上的時候繞到廚房去開冰箱。
  
  「學長?」褚冥漾看著冰炎拿出一瓶冷藏的無糖綠茶,想起那是前天對方來家裡忘記帶走的。
  
  「我先回去了。」
  
  「學長我今天晚上還要過去找你嗎?」
  
  「今天不用。」
  
  「嘎嘰」一聲拉開冰箱門,褚冥漾看見裡面擺了一包用褐色袋子裝起的東西,上面還有一張小卡。
  
  褚冥漾愣愣的蹲在冰箱前,看著那包署名是給他的東西,上面的字跡他再熟悉不過,他只是用力的瞪著那包東西,不敢去碰。
  
  「漾漾,我回來了。」千冬歲的聲音猛然把他敲醒,褚冥漾想也不想的就把那包神秘的東西往冰箱裡推。
  
  「喔、喔!」有點慌張的應了一聲,褚冥漾趕緊關上冰箱門,動作慌亂的令人起疑。
  
  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看著表情怪異不自然的褚冥漾。
  
  「漾漾。」千冬歲看見友人突然抖了一下,然後露出一個很抽筋的微笑,假裝沒看見對方臉上的奇怪笑容,千冬歲繼續說道:「我今天還是不回來睡,不用等我了。」
  
  「噢好,那晚上我就弄我跟丹恩的飯就好。」褚冥漾站起身,腳一陣麻,麻的差點要跌倒。
  
  「不用弄他的,那沒禮貌的小鬼要跟萊恩去吃飯,你就跟冰炎學長一起吃好了。」千冬歲發覺對方的動作突然變得有點遲緩,表情也很猶豫,千冬歲「關切的」微微皺起眉,問道:「怎麼了嗎?」
  
  褚冥漾頓了一下,深吸了口氣,打開冰箱掏出一個褐色袋子和一張小卡,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這是冰炎學長的字吧?」千冬歲看著小卡上面的字跡說道,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但是其實他早就知道冰炎有意要送這個了,他還現場看著對方將東西裝袋、包裝和寫小卡,對方不曉得揉掉了幾張卡片才有現在這張。
  
  「……呃、嗯──」褚冥漾就只是握著那袋子,沒有想拆開看的動作。
  
  「漾漾不看裡面是什麼嗎?」千冬歲推了下眼鏡,有意無意的問道。
  
  「嗯……」褚冥漾不是很情願的鬆開袋口,倒出裡面的東西,幾顆包著錫箔紙的巧克力滾出來,他只是瞪著那些巧克力看,表情難看的嚇人,褚冥漾死命的用力瞪,好像這樣就可以讓巧克力在他猛烈的瞪視下蒸發掉一樣。
  
  「漾漾?」千冬歲是探性的叫了一聲,褚冥漾抬起頭,深深的注視著千冬歲,好像想把東西丟開但是又不敢丟的樣子。
  
  「學長送我這個,怎麼辦?我怎麼辦啊?」褚冥漾看著掌心上的巧克力,不知道該怎麼做,他可沒無知到可以裝做什麼事情都沒有就哈哈哈笑三聲的把巧克力吃掉。
  
  「漾漾,你不該問我,那些話也不該是我來說。」千冬歲推了推眼鏡,淺淺的彎起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
  
  
  
  
  TBC
  
  
  * * *
  
  
  那個送巧克力的活動是校園傳情的活動XD
  我記得聯合了不少大學協辦,校外運費真的不錯貴,巧克力也不錯貴(欸)
  我有想過說要買給自己吃,但是因為太貴了所以就放棄了(當然自己跑去買DOVE又是另一回事了說!(爆))
  
  感謝鍵閱囉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