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一身顯眼的紅和白出現在黑暗的墓園,帶著鬼面具的紅袍轉頭張望了下四周,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地方發出了炫目的銀色光芒,突然吹來了一陣風,紅袍和白袍同時快速的往那裡移動,最後看見一個雜草叢生的墓園入口,冰炎的黑袍不斷的隨風鼓動,銀色長髮也在狂風中高高揚起,他的面前有一個晶亮的冰柱,裡頭包著瞪大眼睛的褚冥漾。
  
  寒氣逼人,地面緩慢的結霜,受不了突然急降的溫度,老舊的石板開始崩裂。
  
  「你們來的正好,我需要可以切開空間的幫手。」冰炎伸手碰觸了一下冰柱,冰柱突然碎裂開來,連同裡面的褚冥漾也碎成了許多塊,那些屍塊化成黑色的細粉溢散在空氣中。
  
  銀色、紅色的失衡花紋在冰炎臉上漫開,那雙紅眼顯得異常冷靜卻又非常憤怒,用一種冷淡至極的口氣說道:「幫我連上這個墓園。」
  
  紅袍點點頭,召喚出能破開空間的幻武兵器,一邊低聲唸著咒語一邊拉滿弓,白袍則是握著破界雙刀在一旁待命,在銀色的箭矢射出去的瞬間,狠狠的一劃,扯開空間的裂縫。
  
  從縫隙裡,冰炎看見褚冥漾低垂著頭站在石板路上,身邊纏繞著許多黑黑的東西,他無法避免那些東西惡意的侵擾,結界對它們一點用都沒有,米納斯也打不穿那些玩意兒,只能想辦法拼命保持清醒不為它們所動。
  
  冰炎不滿的嘖了一聲,忽略掉失衡的難受,跳進裂縫裡,瞬間有種深深刺進骨頭裡的陰寒感受,冰炎頓了一下,無視眼前竄動的妖異景象,忽略掉耳邊類似亞那的呼喚,冰炎抗拒著,排開已經是過往的遙遠那一切,往那死命垂著頭的學弟走去。
  
  握住對方冷到異常的手,冰炎把褚冥漾抱進懷裡,深吸了口氣,揮了下手,囂張的火焰瞬間照亮了四周,猛烈的燃燒著,一路在石板路上奔騰,亞那的溫潤呼喚轉瞬變成難聽的尖銳叫喊。
  
  「哼。」握住白袍伸進來的手,冰炎一個使力,翻出了縫隙,空間閉合,那難聽的詛咒和嘶啞叫聲也被徹底阻隔。
  
  白袍撐住冰炎和褚冥漾,紅袍掏出符紙往下一丟,銀色的光芒突兀的亮起,轉眼就來到醫療班。
  
  「殿下!請快放手!」藍袍驚慌的叫聲越來越靠近,冰炎深深的吸了幾口氣,不讓他們把褚冥漾抱走。
  
  「走開……」失去平衡的力量在體內不安分的竄動,冰炎緊皺著眉忍受那種極端的痛,推開藍袍,掀開布簾走到隔壁床,看見褚冥漾袒露的腹部有黑色的紋章,像有生命一樣在緩緩的爬動,逐漸逼近心臟。
  
  「褚!你給我醒來!」冰炎粗魯的推開想把他揪回床上的藍袍,抓住褚冥漾的肩頭,用力的賞了他幾個巴掌,非常時期他只能用非常手段,如果讓褚冥漾一直被黑暗侵蝕,他的精神就會一直留在那個空間回不來。
  
  就算臉頰被打到紅腫,褚冥漾還是沉浸在異空間裡,沒有清醒的樣子。
  
  冰炎再度揮開藍袍的手,忽略身上的猛烈疼痛,集中精神,驅動體內亂竄的炎之力,四周的空氣像是要燒起來一樣的窒悶,連呼吸都困難,有種肺和血液都要沸騰起來的感覺。
  
  「褚,你再不起來我就一倂燒死你!」冰炎感覺到掌心下的體溫逐漸升高,黑色的紋路的移動變得緩慢,而且有倒退縮回腹部的跡象。
  
  褚冥漾突然震了一下,瞪大眼睛,大吼:「燙死人了啊啊啊──嘎啊啊──」
  
  看見褚冥漾醒過來,冰炎一個放鬆,差點要倒下去,馬上被身邊虎視眈眈的藍袍丟回床上做治療。
  
  「學長?哇啊啊啊──這是什麼啊!噢噢噢──」這是異形寄生嗎不是吧不是吧快點把它弄走啊啊啊──褚冥漾驚恐的看著自己的被扒的光光的上半身,肚子有一圈黑色的東西在蠕動。
  
  「吵死了!」隔壁飛來一個銀色的精緻水壺,瞬間把褚冥漾敲暈在床上。
  
  「冰炎殿下請您不要再增加我們的負擔了!」
  
  望著眼前的景象,琳婗西娜雅瞇了下金紅色的眼,踩著高跟鞋大步走進被冰炎鬧的一團亂的醫療班。
  
  「什麼快死掉,根本就活跳跳!」
  
  
  * * *
  
  
  這是褚冥漾來到這會殺人的學校以來第一次這樣被藍袍們嚴密的看管,他覺得自己很好,但是藍袍戒慎恐懼、小心翼翼的態度活像是他病危就快要昇天一樣的糟糕。
  
  「學長,我們那天到底是去幹麻?」褚冥漾其實記不太起來整個過程,只記得有種令人厭惡到極點的戰慄感。
  
  「去拿委託者百年前死去遺留的手鐲。」冰炎半躺在床上,悠閒的翻閱手上的書,這次的失衡要是再嚴重一點,他就要被那群人架回去族裡調養休息了。
  
  「那不是遺物嘛!」褚冥漾不可控制的爆出大喊,而後被冰炎帶著滿滿殺氣的眼神瞪到禁聲不敢繼續講話。
  
  「沒想到你不只腦殘還兼受驚嚇就會失憶,褚,你是單細胞生物嗎?」
  
  褚冥漾覺得自己徹底被中傷了,但是他卻想不出可以反駁的話,就算想出來他也沒膽吐出來,要不然二次傷害可能連醫療班都救不回來了。
  
  「這你倒是清楚。一旦遇到危險就比什麼都靈光,你根本是只靠本能在生存。」冰炎冷冷的又補了一槍,垂眼繼續閱讀手上的典籍。
  
  忘記就算了,被抓進去那個地方,會遇到的也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那些惡意的、不善的經驗忘記也好。
  
  「你的腦子可不可安靜一點不要吵我休息?」冰炎「碰」一聲的闔起書本,帶著微笑對著隔壁病床的好學弟說道。
  
  看著逆著光帶著微笑的冰炎,褚冥漾瞬間感覺到有種危險的氣息,像是小動物般的縮起肩膀,迅速的點點頭把腦袋放空。
  
  噢可悲的他!
  
  「碰咚!」一個重物敲擊的聲響後,褚冥漾已經昏厥在床上了。
  
  
  
  
  END
  
  
  * * *
  
  
  感謝鍵閱ˇ
  
  其實我的重點只在「活跳跳」XDDDDDDDDDDDDDDDDDD(爆笑)
  
  謝謝大家的禮物XDDD
  很可愛←鮮網在這點很用心有種無言的哀愁好想哭TDT
  福禍頭巾我真的搞不懂那是什麼,至今依然非常疑惑XD(爆)(看阿編?)
  好久不見真的好可愛,是因應開學季嘛ˇˇˇ
  柚子跟八月桂花香也好讚,我喜歡桂花XD因為它的香氣很甜聞了會很愉快ˇ柚子是因為很好吃,最近中秋節前後好多柚子好棒好開心O﹃O(舔唇)
  小精靈的紅花我是第一次看到!也是很可愛wwwww(喜歡可愛又香香的東西)
  然後催文女王鞭還沒絕種啊(?)嗚嗚嗚感覺很開心但是又有點哀愁TDT
  真的真的謝謝大家的禮物XD丿
  
  最近一直在噗浪上吶喊閃電十一人,希望有很多人一起跌坑XDDDD
  真的,雖然絕招必殺技都很豪(閃)笅(光),但是真的真的看久了會有種感覺XD
  跟著有種「只要一起踢球就很開心」的感覺!(樂)
  圓堂這個孩子真的單純的好可愛好熱血XDDDDDDDDDDDD(很樂)
  OP聽久了也會跟著「唔唔唔噢噢噢噢噢喔喔喔喔喔喔喔────」的感覺!(大笑)每一首OP和EP都好好聽而且好熱血澎湃和爽快www
  我對豪炎寺是從一開始的「豪笅寺」→「噢噢還不賴!?」→「……豪笅…豪炎寺!!」→「豪炎寺豪炎寺豪炎寺!!!(喘)」
  一開始看閃死11人的時候,是從豪炎寺已經練成爆炎SCREW(?)之後所以覺得他的絕招很豪笅就一直叫他豪笅寺(靠)又是個因為親人怎樣怎樣而不踢球的豪笅劇情所以叫他豪笅寺(硍)然後這卡通一整個熱血的泰豪笅了所以豪炎寺被我叫成豪笅寺(靠腰啦!)
  然後我很認真的追劇情之後,我就…(BLUSH)(BLUSH)(BLUSH)
  一秒變節XDDDDDDDDDDDDDD
  當然人家最喜歡的是照美這有點驕傲有點令人感到窩心(?)的美人喔ˇ(硬要廚)
  整個暑假都在跟弟弟玩豪笅寺VS照美的劇碼其實很智障XDDDDDDDDDDDD
  我是照美他是豪笅寺(?)
  然後開始用大絕招攻擊對方(??)
  照美(?)用GOD KNOWS攻擊豪炎寺(?)然後用天堂之時防禦豪炎寺的絕招(爆笑)
  對不起這對姊弟很有病(爆笑)
  
  整個不小心就一大串了XDa
  總之閃死11人很熱血莫名ˇ(樂)
  感謝禮物&鍵閱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