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褚冥漾握著原子筆發起呆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平靜了,這次說開之後他並沒有像之前那樣的難過,反而有種「啊,終於」的感覺,心思意外的澄淨,大概是褚冥玥的話讓他太過深刻了吧。
  
  心情平靜的連他自己都驚悚,可能是真的被他的姊姊詛咒了吧!
  
  從那之後,冥玥就時常會打電話過來關切他,在這方面他還是很弱的吧,雖然可以把自己的生活打理的不錯,但是心理上什麼的還是要靠別人來推一把,感覺有點不好,想要達到真正的獨立還是有困難的。
  
  轉動原子筆,心思微微偏了,現在的他對於冰炎的感覺像攤開的紀錄本一樣,白白一片,落差大的嚇人。
  
  褚冥漾手中的筆滑出去掉在桌面上,「喀鏘」一聲抓回了他的神智,他才發現自己又恍神了,抓了抓頭,專心在眼前的作業上。
  
  等他出了自習室已經是晚上七點的事了,呆呆看著外頭的大雨,天空無邊無際的落下豆大的水珠,他沒帶傘,沒想到晚上會突然下大雨,從雨勢和天空的顏色來看可能會下一整晚,那現在他要怎麼回去?
  
  雨水帶起的水氣撲到臉上涼涼的,沖散了早上的暑氣,褚冥漾只是愣愣的望著從高高屋簷邊落下的成串水珠,像是珠簾一樣。
  
  來接人的冰炎抹去瀏海上滴落的雨水,瞇眼看著褚冥漾一臉傻樣的站在圖書館前,表情迷茫不清,走下幾個大步跨上階梯擋住他的視線。
  
  「學長?」
  
  「穿上。」看著對方像是突然回到現世的錯愕表情,冰炎遞出雨衣,盯著對方穿上。
  
  「啪答啪答啪答!」超大的雨珠密集的擊落在雨衣上,踏進雨幕中的褚冥漾感覺到身上似乎多了一股被重擊的力道。
  
  「聽說,你想丟掉我?」冰炎的聲音混著吵雜的雨聲,讓放空中的褚冥漾愣了一下,沒聽清楚。
  
  沒聽到對方回應,冰炎轉過頭,淡淡的看著一臉傻愣的人,表情淡然但是心裡有點火大還有一些惱火,語調變得冷硬:「我根本什麼都還沒做不是嗎?你現在就想跑還太早了。」
  
  「什麼?」褚冥漾完全摸不著頭緒,雨聲太大讓他聽不到對方的話,他只知道冰炎在講一件很嚴肅的事,應該是跟他有關,但是他不懂冰炎一臉急躁抑鬱的表情是為了什麼,他最近根本沒見到冰炎沒辦法隔空做出惹惱對方的事吧!
  
  冰炎看著褚冥漾一臉不知所以然,沒有再講第二遍,轉過身就繼續往前走,開了車鎖,發動機車,等褚冥漾上車之後就直衝家裡。
  
  有大半的雨都被前座的冰炎擋掉了,褚冥漾身上的雨衣前襟一片乾爽,但是瀏海和臉都濕的一塌糊塗,冰炎不耐的甩開貼服額頭的瀏海,拆開馬尾,髮絲散亂的被在背後。
  
  電梯裡的空氣悶悶的,有種雨水的潮味,褚冥漾用袖子抹了下滴水的瀏海,身邊的冰炎的存在感突然變得好薄弱,讓他差點忘記冰炎就站在他旁邊,心裡有種怪異的感覺升起。
  
  「叮」一聲,電梯緩緩打開笨重的鐵門,褚冥漾頓了一下,讓冰炎先出去,然後才跟上,電梯門關起來光源只剩下外面的天然光線,眼前一片黑,心裡怪異的感覺更加濃厚,褚冥漾只想趕快回去,卻被一把拉住了手肘,然後對上一雙暗紅色的眼睛。
  
  褚冥漾瞪大眼睛,屏住呼吸,感覺心裡有種東西被狠狠刨挖出來,然後瞬間氾濫瀰漫開。
  
  「一來一往,這次換我當鬼,被我抓到,你就要投降。」冰炎低低的說著,然後放開人逕自往家門走去,留下褚冥漾雙腿微微顫抖的僵直在原地。
  
  「你在那邊摸什麼!快點進來!」玄關的燈光打在冰炎的半邊側臉上,一雙紅眼切出兩種情緒,隱在黑色幕後的眼睛闃闇殷紅,像是想伺機攫緊什麼,另一邊是不耐而明亮,是平常的冰炎。
  
  褚冥漾低下頭不敢再多看一眼,含糊的應了一聲之後抓著濕濕的雨衣走上前,微微避開了冰炎,側身走進家門,腦中被霹靂啪啦的大雨佔據,耳邊只聽到雨水的聲音,徹底的恍了神。
  
  把雨衣掛在陽台上,褚冥漾感覺到著滴落屋簷彈進來的冷涼雨絲,天空一片黑,雨非常大,是他來到這邊之後第一次看見這麼大的雨,說是午後雷陣雨也太誇張了,下了一整個下午還不停,而且雨勢完全沒有變小的趨勢。
  
  明天要是又下雨,不就要提早出門?感覺上就是很麻煩,還要穿雨衣,路上一定又一堆車子,一想到就會有點毛躁。
  
  褚冥漾有點煩悶的回到房間,聽著窗外雨水打在屋頂的聲音、車輪輾過積水的聲音、還有雨水嘩啦嘩啦落下的聲音,一直讓他想到冰炎,對方冷涼的聲音混在雨聲裡。
  
  褚冥漾狠狠的皺起眉,瞪著窗外朦朧的景色,雨到底停不停!雨偏偏越下越大,大到他除了雨聲之外都聽不見其他聲音了。
  
  雨整整下了快一夜,當褚冥漾睜開眼睛的時候,雨已經停了,微微泛著天光的清晨籠罩在濃霧裡,冷的讓人想捲成一團,還可以聽見鳥在叫,雨已經停了,但是空氣中依然殘留著濃重的水氣,讓人難以忽略昨晚的大雨。
  
  夏天的雨總是來的又急又快,但是,再怎麼驚人的滂沱大雨,隔天依然是出太陽的好天氣,還不到中午,路面上的積水就蒸發的乾乾淨淨。
  
  褚冥漾抱著安全帽沒什麼真實感的站在冰炎身後,看著遠方的低矮綿延的山脈,哪有什麼烏雲的蹤影?天上連一片雲都沒有,只有旭日東昇、艷陽高照,閃的他眼睛都痛了。
  
  大概是太陽也把他的腦子蒸透了吧?
  
  「你在幹麻?快點上車。」冰炎不耐的瞪著那一臉恍惚的褚冥漾,看著對方表情呆滯的樣子就想一掌劈下去。
  
  「學長……呃、是要去哪裡?」褚冥漾一邊繫上帽扣一邊跨上後座,昨晚的氣魄和什麼煩躁好像都被太陽榮的一蹋糊塗了。
  
  「吃早餐,不然你還想做什麼?」
  
  
  
  
  TBC
  
  
  * * *
  
  
  老實說我想做的很多?
  感謝鍵閱了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