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請勿相信裡面的怪談。
  
  


  
  
  * * *
  
  
  褚冥漾拉著一長串紙花跟在冰炎身後,他們現在在一座公墓門口,時間是半夜,是個適合散步賞月的好時間,但是是人類、乖孩子該乖乖上床睡覺的時間。
  
  「褚,把東西給我。」冰炎站在墓園入口,拉過紙花串,對著覷暗的墓園輕輕揮動,奇怪的是,明明沒有風,但是那長到拖地的紙花串卻像是飄揚在風中一樣輕巧。
  
  山上的霧氣逐漸聚結變濃,有一種刺刺的感覺,但是卻不是因為冷造成的,褚冥漾忍不住向前跨了一步,不管會不會被冰炎的手揮到,他跟冰炎之間的距離近的幾乎要貼在一起了。
  
  石板鋪成的道路盡頭有一盞燈搖搖晃晃的在霧氣中虛弱的閃爍,褚冥漾在那瞬間感到雞皮疙瘩,刺刺的感覺瞬間變得很鮮明,他無法克制的顫抖起來,連忙拍出老頭公搭出一個結界,刺刺的感覺消退了。
  
  雞皮疙瘩的感覺並沒有消失,褚冥漾看見墓園邊的樹叢裡,有一些他們稱之為魂魄的存在正注視著他,冰冷的視線從樹的縫隙裡射向他,帶點不懷好意,尖銳細小的私語聲和笑聲若有似無的在霧氣裡飄渺迴盪,讓他不寒而慄。
  
  冰炎揮動紙花串,沒有閒暇力氣去管褚冥漾的狀況,只要人別不見或被抓走就好,他專注的看著盡頭的那盞燈緩緩的靠近,虛弱到好像下一秒就會熄滅一樣的光芒搖搖擺擺的到他面前。
  
  「褚,低頭,等一下不管怎樣,都不能抬頭看那盞燈,看著我的腳就好。」冰炎低垂著頭小聲的交代著,將手上的紙花遞了出去,感覺有什麼接過了紙花,冰炎立刻收回手,沒有抬頭,也沒有交談。
  
  褚冥漾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看見那盞燈映照出的光線在地上搖搖晃晃,但是,他卻沒有看見他們的影子,照不出影子的燈,褚冥漾腦中瞬間一片空白,再怎麼腦殘他也知道不能在這個時候、在人家的地盤上隨便亂想。
  
  跟著冰炎的腳步,褚冥漾的眼角餘光不可避免的瞄到週遭,夜晚的墓園多了一分「活力」和「吵雜」,霧氣朦朧了他們,但是卻突顯了那些令人戰慄的「注視」。
  
  褚冥漾拼命叫自己不要在意,眼睛死命盯住冰炎的腳跟,一路上安靜無聲,只有他突兀的腳步聲和窸窸窣窣的枝葉摩擦聲回盪在墓園裡,冰炎的腳步卻是一丁點都聽不到,他也感覺不到冰炎的存在,像是空氣一樣。
  
  褚冥漾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可怕的想法,搞不好他前面那個不是學長,而是不知道哪裡的……假扮的,電影裡都是這樣演的,而通常這時候抬頭就輸了!
  
  前面的冰炎停下腳步,褚冥漾瞬間感覺到有一種詭異的氣氛,霧氣不知道什麼時候散了,四周安靜到他只聽的見自己的心跳,學長告訴他不要抬頭學長告訴他不要抬頭學長告訴他不要抬頭──
  
  「褚。」前方傳來的聲音聽起來輕飄飄的,所以絕對不可能是那中氣十足的冰炎的聲音!這這這這、這這這──這是誰它是哪位到底是哪邊來的兄弟啊啊啊──
  
  褚冥漾看見自己的視線中垂落了好幾綹銀髮,感覺像是對方轉過身來,並且彎下身了。
  
  銀髮越垂越多,已經多到超過一個正常的髮量了,而且那些頭髮不知何時已經長到可以拖到地板上。
  
  「褚。」有點邪門的聲音,在他耳邊冰冷的響起,褚冥漾顫抖著握緊雙手,死命克制自己抬頭的欲望,他不敢動,就怕一動會──
  
  褚冥漾驚恐的看著眼前的臉,白皙漂亮的臉,和那雙紅色的眼睛,對方以一種極為扭曲的姿態「仰頭」看著低著頭的他,褚冥漾想叫卻叫不出來,呼吸已經亂掉,視線移不開那張漂亮到噁心恐怖的臉,雖然是冰炎,但是卻感覺不到那是冰炎。
  
  「褚。」那張唇勾起一個弧度,裂到耳根,深紅的瞳孔變成兩個,眼白染上鮮紅。
  
  有種暗紅的黏稠冰冷的東西從褚冥漾臉上滑過,滴落在地上,落成一朵暗紅色的小花,鏽蝕般的腥澀氣味。
  
  褚冥漾連呼吸都屏住了,不規律的心跳聲重重敲擊在耳膜,伴隨著一些惡意的私語聲和尖銳笑聲,褚冥漾第一次知道跨越了極致之後那種即將崩潰的感覺是怎樣。
  
  眼前的……東西還在對他怪笑,笑聲尖銳的讓他感到非常非常的疼痛,但是他沒種逃跑,動了會更糟糕,物理性的攻擊沒用,不小心射穿了它們的家的話他更遭殃,所以他一動也不動的維持著低頭的姿勢。
  
  
  * * *
  
  
  褚冥漾突然不見了,就只是一瞬間的事,褚冥漾消失的很突然,就像是突然被空氣吃掉一樣,只有一點點不搭調的詭異氣息殘留在空氣中。
  
  冰炎震了一下,但是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視線中有一雙若隱若現的腳,素色的繡花鞋上沾著一些乾掉的褐色污漬,旗袍的邊擺垂在腳踝邊,腳步輕緩。
  
  他們走到了墓園最陰冷的地方,那雙腳停了下來,轉過來,冰炎可以感覺到對方對他彎腰鞠了個躬,於是他回禮,然後腳消失了,只剩下那盞燈在沒有風的地方輕飄飄的搖曳在空中。
  
  那是一只沾滿了乾涸血跡的破爛紙燈籠。
  
  冰炎可以感覺到周身充斥著許多惡意和不滿,有許多影子在霧氣裡蠕動,刺刺的視線和冷冷的低語,它們試圖侵犯那條界線,冰炎閉起眼睛,面向某個方位,不理會它們,他在等時機到來,這種任務就是這點麻煩,什麼都講究時辰和方位。
  
  一陣詭異的風吹過,燈籠裡的火焰瞬間爆漲,變成紫黑色的,看起來有點濃稠的樣子,冰炎伸手握住燈籠殘破的柄,眼前突然出現一扇古樸的門,看的出來刻功極好,但是門已經很舊很舊了。
  
  門緩緩的開了,內部一片漆黑的,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翻攪著,像是濃稠的膏狀物。
  
  冰炎瞇了下眼,提著燈籠跨了進去,像是害怕那紫黑色的火焰般,那些黑色的濃稠物質馬上退開,不敢靠近冰炎,窸窸窣窣的交談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帶著恐懼、厭惡和不滿,來自異界的低語。
  
  從飄搖的紫黑色焰光中,一張又一張驚恐扭曲的臉孔在黑色的物質裡翻攪扭動,冰炎逕自走向深處,有一個像是祭壇的石壇突兀的出現在這黑色的空間裡,一只失去光澤的破舊玉鐲孤單的被放置在上面。
  
  靜靜的拾起玉鐲,四周的黑影和人臉顯得更為扭曲,私語聲突然放大了好幾倍。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放下、放下……」
  
  「小偷、小偷、小偷、走開……」
  
  「噁心、噁心、噁心、不准碰、離開……」
  
  冰炎抿了下嘴角,提著燈籠,循原路回去,黑影見他不為所動,人臉與黑色物質組成了一些類似人的扭曲存在,蠕動著佈滿臉孔的雙手想要拿回玉鐲,不畏懼猛然暴漲的紫黑火燄,奮不顧身的拼命向前想要奪回鐲子。
  
  冰炎走到已經關了一半的門前,輕靈的跳出門,黑影也瞬間跟著衝上前,但是卻被突然夾起的木門狠狠的關回去。
  
  門後不斷傳來詛咒般的嘶語,冰炎看著門在時辰到的那瞬間悠悠的消失在空間裡,四周的景象又變回了充滿霧氣的墓園,手上的燈籠已經熄滅了,在他手裡腐爛掉落。
  
  石板路的那端有一個亮亮的小點虛弱的搖曳,冰炎微微垂下頭,那雙沾滿乾涸血跡的素白繡花鞋映入眼底,視若無睹的走過他身邊,冰炎轉身跟上,透過朦朧霧氣,冰炎可以感覺到週遭的視線變得不一樣了,帶著害怕和恐慌。
  
  途經褚冥漾消失的地方時,冰炎感覺到褚冥漾的氣息突然出現,並且緊緊跟在他身後,安靜無聲的走著。
  
  走了一段時間,他們回到墓園的入口,他們向對方彎身行禮,燈籠「咿嘎」的晃了一下,像是在回應他們,然後幽幽的晃進迷濛的霧氣裡緩緩離開,消失在霧氣的盡頭,霧氣突然散去,又變回了一座安靜的墓園。
  
  冰炎把玉鐲用白色的布包起來收進懷裡,突然出聲:「褚呢?」
  
  
  
  
  TBC
  
  
  * * *
  
  
  感謝鍵閱XDˇ
  
  我想磨一下自己的功力,結果,真的是沒看過鬼片或是恐怖片就磨不出那種感覺XDa
  我很不喜歡看那種自己嚇自己的東西所以我沒看過鬼片(乾笑)
  不過假冰炎頭扭曲那邊阿編說有氣氛我就開心了(BLUSH)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冥
  • 從三年前就有看你的作品 因為突然想懷念圖書館就又回來逛逛 結果被這篇嚇到了O_Q學長的頭xxxxxxxx (剛好一個人在家抖OTZ
  • 三年……OAO!!!!!!
    這篇有時候我自己看也覺得、嗯,額,天啊學長你別這樣←
    真心覺得腦補得太厲害也是不應該OAQ

    布丁控 於 2015/09/26 02: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