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星沙恆久遠,七棵永流傳。』
  
  這個字打錯了吧?是顆吧!他通用語還沒爛到那種程度好嗎?
  
  「學長,你相信這樣的傳說?」褚冥漾看著電視上的廣告好奇的問了一句,感覺起來對方是那種不會相信這種什麼恆久遠永流傳之類的戀愛傳說,這類東西一直都是噱頭。
  
  「你以為傳說是怎樣來的?守世界的傳說不像原世界是用金錢堆砌出來的,而是真實存在過而且實現過的事。」冰炎睨了他一眼,沒有動手揍人只是用眼神殺人。
  
  「所以學長你相信?」褚冥漾帶著好奇又問了一次。
  
  冰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說道:「無所謂相不相信,就只是有人的願望成真而已。傳說不一定是真的,有可能是後人傳唱的分歧或是扭曲,但是傳說的背後一定有它存在的根據,傳說是真實、並且曾經存在過的。」
  
  褚冥漾突然想起去年在七夕大會上遇見的十七代月老,那張禍水的臉也堪稱傳奇了。
  
  冰炎挑了下眉,沒有多說什麼,換下了黑袍,看了下窗外,太陽微微偏西逐漸進入傍晚。
  
  他還記得去年在原世界看到的景象,橘紅色的驕豔夕陽,明明應該轉涼的傍晚卻依然充斥著莫名的熱力,但是那景象很漂亮,從雲層邊緣灑落的橘紅光束,綺麗的讓他有種奇特的感受。
  
  褚冥漾撓著頭,看著電視不斷強力放送的奇怪廣告,最後終於受不了廣告的詭異而關掉電視。
  
  「褚,走。」冰炎突然又套上黑袍,讓褚冥漾覺得莫名其妙,對方不是那種會接連續任務的人,套上黑袍是要幹麻?
  
  「我沒說我沒任務了,我只是回來抓你而已。」冰炎勾起一抹微笑說道,眼神帶著一點惡劣的笑意,說:「還不快點!」
  
  「是!」褚冥漾苦著臉把老頭公手鐲戴上,伸手要多掏了幾張帶在身上防身卻被冰炎制止了。
  
  「帶著老頭公跟你的兵器就好,走了。」冰炎在門口對著他說道,然後率先離開房間。
  
  「噢!」褚冥漾趕緊鎖上房門,跟上前。
  
  說是任務,褚冥漾覺得未免也太輕鬆了一點,把催聚爾森林中把那些吵死人的發情妖物打昏就好。
  
  「米納斯,包住它們!」褚冥漾朝空中射了一發子彈,細細的銀藍色絲狀的物質包住了天空中的小妖物,它們吱吱嘎嘎的亂叫,像是失智的鴿子一樣在網子裡亂衝亂撞,吵死了。
  
  「有沒有辦法讓它們安靜一點?」褚冥漾望著空中的網子緩緩降落到地面。
  
  「可以。」米納斯清靈的聲音響起,然後就沒有下文了,褚冥漾也跟著無言。
  
  「那要怎麼做?」
  
  「請將我對著那些東西射擊,我就會讓它們閉嘴。」米納斯的聲音聽不出來是生氣還是不耐煩,或者兩個都有?
  
  「去吧米納斯!」褚冥漾忍不住講出了這句話,然後扣下板機、擊發子彈,子彈在網子前散成一片像是煙幕之類的東西,然後那些吵死人的玩意兒就瞬間倒成一片了。
  
  「安眠功能!」褚冥漾好像撿到了什麼寶貝一樣有點興奮的說,像是察覺褚冥漾的想法般,米納斯冷冷淡淡的說道:「若是您不介意頭上開個洞,請儘管往自己頭上開一槍,我不介意的。」
  
  說完後,米納斯就不再出聲了,褚冥漾摸摸鼻子,伸出手,說:「網子過來。」
  
  網子延伸出細細的絲線連在掌心雷上,褚冥漾拖著網子前進,然後來到一片沙漠,沙漠出現的很詭異,森林邊連著一片沙漠怎麼想都很詭異,褚冥漾前前後後倒退又前進了許多次,以為是自己進入了什麼空間的分界線,但是來來回回走了幾次下來,發現催聚爾森林邊確確實實連著一片沙漠!
  
  「褚,你在幹麻?」冰炎的聲音突然在旁邊出現,正要抬腳往前跨的褚冥漾一個顛頗,往前撲摔了出去。
  
  冰炎一把將人提了起來,然後看著他身後銀藍色網子裡睡的一片死沉的妖物。
  
  「幹麻把它們帶來?打昏之後丟在原地就可以了。」冰炎一臉像是看笨蛋一樣的表情,讓褚冥漾感覺到自己真的像個笨蛋。
  
  「把它們丟著吧。」冰炎說完,逕自走向那片沙漠,像是在尋找什麼一樣看了看四周。
  
  「呃、那就……米納斯,麻煩妳把它們吊在樹上吧!」褚冥漾對著手中的掌心雷說,那些絲線自動脫離槍身,往附近的樹上靠去,一圈又一圈的纏在枝幹上,看起來很像什麼怪繭或是簑衣蟲之類的東西。
  
  「謝謝。」
  
  「……不會。」米納斯的聲音依然冷淡,但是聽起來輕輕柔柔的,好像有點高興的感覺。
  
  「褚!這邊!」冰炎站在沙漠裡對著他喊,褚冥漾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跑過去了,聽說晚上的沙漠很冷,會凍死,不過有冰炎在就算不幸在沙漠迷路快要凍死,還是有高級移動陣可以用,死也會死得其所……噢、不是,是會平安歸鄉才對。
  
  「學長?」看冰炎坐在沙子上,不知道準備要幹什麼,褚冥漾一臉不知道要幹麻的站著。
  
  「站著幹麻?」冰炎攤開黑袍的衣襬,讓褚冥漾坐下,抬頭看著月亮說道:「這個位置剛好。」
  
  「什麼剛好?」褚冥漾跟著冰炎一起看月亮,月光照耀在沙漠上,反射出冷冷的銀色光芒,看起來像是海一樣的感覺,一片廣大的沙海。
  
  「這裡是星沙灣,星沙的故鄉,它們吸收月光而生。」冰炎放輕了聲音,好像怕驚擾到什麼,說著的同時,褚冥漾感覺到眼角有東西跑出來,猛的轉頭一看,一朵像是百合花的東西突兀的冒了出來,有圈銀色的光芒朦朧的罩在它的莖葉上,像是精靈的光一樣。
  
  「那就是星沙。」
  
  「真的假的!我以為星沙是沙子!」褚冥漾看著冰炎,像是他在說笑一樣。
  
  「並不是。你的腦子裡除了廢物之外,能不能也裝點有用的東西?」冰炎瞪了他一眼,褚冥漾只能哈哈乾笑。
  
  他們的身邊逐漸冒出一朵一朵的星沙,泛著瑩白光芒的花朵開滿了他們身邊,一直延伸到催聚爾森林邊緣。
  
  「來了。」冰炎直視著前方,褚冥漾也跟著凝視著眼前的沙漠,感覺到有股冷涼的氣息緩緩的瀰漫過來,他看見有種亮亮的東西逐漸從遠方的地平線湧過來,是一片海水!
  
  「欸!」褚冥漾有種想逃跑的衝動,但是看見冰炎一臉不為所動,忍著本能的衝動,硬著頭皮死撐著。
  
  「星沙會吸引星沙海,那並不是真正的海水,而是某種流動的螢光存在。」冰炎的講法太抽象,讓褚冥漾的腦子無法跟著轉動,只能呆呆的看著那片亮晶晶的東西緩緩的漫過來。
  
  「放心,淹不死你。」紅眼睨了他一眼,冰炎若有似無的輕哼了一聲。
  
  那什麼螢光的存在終於漫到他們面前,褚冥漾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緩緩流動的東西,真的像是海一樣有某種規律的流動,還會翻起淺綠色的螢光浪花!
  
  星沙隨著浪潮的波動開始緩慢搖擺,形成一種很美麗的景象,空氣中有種香氣隨著星沙的擺動而逐漸濃郁。
  
  「花與海會呼喚彼此,然後共鳴,之後星沙會結成果。」冰炎的聲音變得很輕,褚冥漾看著眼前緩緩搖曳的星沙,花蕊逐漸變成一種透亮的橙色,然後結出一顆又一顆的細小金黃色果實,掉落在沙灘上,那大小就跟沙粒一樣。
  
  「咦!」褚冥漾看著沙粒和剛掉落的滿地果實,腦中好像接通了什麼。
  
  「那不是沙子,那是果實。」冰炎嘴邊彎起一抹微笑,語調聽起來似乎很愉悅:「這裡是星沙的果實海、星沙的故鄉,是它們誕生、死亡的地方,掉落的果實會在下一次光華大盛的時候長成花。」
  
  褚冥漾有種莫名的感動,看著星沙海,聞著那香香的氣息,月亮的光華孕育了星沙,星沙吸引了海,海呼喚星沙,星沙結成果,果在月華之時又生星沙,一種優雅的、寧靜的循環。
  
  「下午你看的那個廣告,真的是錯的,星沙指的不是花,而是果。」冰炎捻起一顆剛熟成的果,放到褚冥漾眼前,褚冥漾很努力的看著冰炎指尖的那顆果實,發現它的形狀像是星形。
  
  褚冥漾愣著,講不出話來。
  
  「能夠看到星沙是很難得的,它們幽靜而且閉俗,只生在靈氣重的無人地帶。」
  
  「那我們……」
  
  「它們默許我們的進入,要不然我們就不會看見這裡,只會在森林裡繼續打轉。」冰炎的心情似乎很好,繼續說道:「那片森林會叫做催聚爾森林是因為 treasure,是寶藏的意思,這片森林蘊藏著寶藏,就是這片星沙海。但是不知道的人卻擅自解釋成催促著把人聚合在一起,不管到哪裡,總是會有炒做的傢伙在,這點在守世界也不例外。」
  
  月亮已經高掛在頭頂,星沙的果實也差不多落盡,褚冥漾完全放空的沉浸在這片幽靜的地方,突然,他感覺到手臂上有種柔柔涼涼的觸碰,猛的低頭一看,是好幾朵星沙隨著浪潮而搖曳。
  
  稍稍坐開一點,避免去碰壞這些花,但是不管他坐到哪裡花都會一直碰到他,要不是他沒長翅膀他可能真的會飛到空中去。
  
  「褚,伸手。」冰炎一邊說一邊向身邊的花伸手,蕊芯最後一顆果實落在冰炎的掌心,一共有七朵花將果實給了冰炎,褚冥漾也跟著照做,也同樣拿到七顆果實。
  
  「守世界裡,7是個中間數,少一成6,多一是8。」冰炎頓了一下,而後轉過頭看著褚冥漾,嘴邊揚著一抹淺淺的笑,說:「6是一個人,8是兩個人,7是一種暗示。」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腦中一片空白,過了很久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撇開視線,小聲的說--
  
  「……那、那就8吧。」
  
  
  
  
  END
  
  
  * * *
  
  
  那就8吧!
  其實有很多暗示,像是星沙、浪漫、7之類的,這篇搞不好是我鋪過最多梗的一次了XDDDDD
  任務只是幌子XDDDDD
  其實這篇原本是要當七夕的賀文,但是因為那時候的梗不好就沒有寫成了,今天因為很開心所以有很多梗,我硬是要把7鋪進去XDDDDD!
  很謝謝大家喔!
  
  因為這篇趕著上傳所以沒有太多時間注意錯字或是什麼,也來不及給阿編看,我很想讓阿編甜一下的(BLUSH)(我喜歡用亮晶晶的東西攻擊阿編XD(欸))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