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欸,很難講啦。」褚冥漾呆滯了一下後這麼說,然後就沒再開口了,臉上的表情變得很隱晦,像是想逃開卻不敢有所行動一樣。
  
  冰炎沉默的載著他去醫院照了X光,確定沒事之後又把人載回家,褚冥漾表情很沉靜,只是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常常走著走著就恍神,好幾次差點要被車子撞到送醫急救。
  
  正當褚冥漾準備跟冰炎道別掏鑰匙開門的時候,手機突然震了起來,竟然是自家姊姊,一接起來劈頭就是一句:「還好吧?」
  
  「咦?」有點反應不過來老姊在問的是什麼,愣了好大一下,才緩緩的應了一聲,接著褚冥玥問候了一句叫他心臟差點停掉的話。
  
  「還跟你學長糾纏不清嗎?」聲音裡有點惡意有點冷但又有點說不清的感覺,褚冥漾趕緊捂住手機,微微側過身讓冰炎看不見他的嘴型,見狀,一旁的冰炎瞇起紅眼,看著對方突然畏縮起來的表情,覺得很不愉快。
  
  「姊,我再打給妳好不好?」
  
  「怎麼?旁邊有人?你那個學長?」褚冥玥倚著欄杆,瞇眼望著對街的弟弟身邊那顯眼的人,然後看見弟弟慌張的猛搖頭,然後才應了一聲「嗯」,淡淡嗤笑了一聲,講了句「褚冥漾你這個死腦筋。」後嗶一聲切掉電話,看著對面的人一頭霧水的看著手機,表情有點憂傷又有點畏縮,但是在轉過身的那瞬間隱藏了大半的情緒。
  
  那個讓她弟弟傷神的人,顯眼的銀白髮絲和漂亮的臉孔,要不是被外表蒙了眼睛就是腦筋真的死了,喜歡這樣一個人,看起來就是不好惹。
  
  摸著手機上的吊飾,那是她的弟弟用第一份打工薪水買來送她的東西,一隻漂亮可愛的粉紫色水晶螃蟹,線條優雅,一點也不呆版。
  
  挑了挑唇角,即使又罵又打的,褚冥玥心裡還是很寶貝她的弟弟,從這學期開始,她一直都有在追蹤她弟弟的情況,綜觀所有訊息她只知道情況沒有轉好,她的弟弟依然死腦筋,那個銀髮小子依然木頭到一個境界。
  
  事情總要有個結束,她可不想讓自己的弟弟一直承受這種莫名其妙的心理壓力,做事拖泥帶水留著情面又念著舊情,說不去接觸結果變成龜縮在那邊不前進,倒是很有他的風格。
  
  褚冥玥淡淡的微笑起來,算了算時間,弟弟也差不多該打給她了,漂亮的黑眸一轉,手機正好響起,弟弟略為低沉的清亮聲音在耳邊響起:「姊,妳找我有什麼事?」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故意說著反話,褚冥玥聽著弟弟一陣支支吾吾的乾笑,然後不囉嗦的直接切進正題:「怎麼樣?最近跟你那學長?」
  
  不意外的,語氣軟弱的辯駁著自己最近怎麼樣怎麼樣,講到最後甚至語無倫次了起來,其實都是欲蓋彌彰,她可以想像到那個笨蛋弟弟是多麼的怯懦的躲藏著,以為這樣就可以隱藏起他那過於好猜的心意。
  
  「真是個笨蛋啊你。」語氣帶了點無奈,聽著弟弟不好意思的傻笑聲,褚冥玥話鋒一轉,直接的表示:「我希望你別再繼續接近你那個學長了,褚冥漾,你聽好,已經放下的東西就別再回頭撿起來了。」
  
  「……嗯。」過了一陣子之後,電話那邊才傳來一聲弱弱的應答。
  
  褚冥玥看著遠方的灰色染著橘色陽光的雲層,說道:「你還記得你小時候那條小被子嗎?」
  
  「……嗯,最後被妳丟掉了,我還以為我弄丟了。」褚冥漾的語氣變得有點奇妙,像是在抱怨但是又不敢太過張揚。
  
  「哼。」揚起嘴角哼笑了一聲,褚冥玥語氣突然轉為銳利冰冷,不容拒絕的說道:「你就當作又是我丟掉了你的小被子吧!我幫你把那個學長丟掉,你別再去找他了,省得你東拖西摸永遠沒完沒了。」
  
  沉默蔓延了很久很久,久到褚冥玥要開口時,手機那邊才飄來一句清清淡淡的「我知道了」,又問候了一下近況之後,才掛掉電話。
  
  褚冥玥雙手環胸,思考了一下,撥號出去,心裡雖然心疼弟弟,但是再不快點就怕褚冥漾抱著鴕鳥的想法活過他未來兩年的大學生活,她沒興趣有個成天病懨懨的弟弟,弟弟還是要會叫會跳不敢反抗才有趣。
  
  話又說回來,知道跟做到是兩回事,她很好奇,她那個笨蛋弟弟又會怎樣反應。
  
  另一邊掛了電話的褚冥漾,坐在床上看著手機螢幕由亮轉暗,不懂為什麼自家老姊這麼了解他的情況,句句正中紅心,切中要害,讓他反駁無能,丟被子理論讓他愣了好久,但是意外的貼切。
  
  老實說現在的狀況有點超現實,不久之前冰炎還在問說「為什麼喜歡」,之後姊姊又打電話過來叫他「不要喜歡」,兩個對他來講都非常有影響力的人都在談論同一個話題,感覺非常的微妙。
  
  褚冥漾開始慢慢放空了腦袋裡的一切,覺得真是奇妙,有人叫他放下比起他自己說放下一百次還有用,連剛剛被冰炎挑起的不穩定情緒都被撫平了一樣。
  
  閉眼躺了一下,手機又響起,震動了他的枕頭,讓他從半睡夢中驚醒。
  
  「喂?」看也沒看的就接起電話,窗外的天色已經變成豔麗的橘紅色了,沒想到他的小睡一下居然睡到了六點多。
  
  「褚。」聽到這聲音褚冥漾瞬間清醒,有點戰戰兢兢的坐起身,瞪著房間中的一角,仔細聽著電話另一邊的聲音。
  
  「你還沒說為什麼。」冰炎戴著藍芽耳機,站在窗口邊看向隔壁──褚冥漾的房間,沒有一絲燈光透出來,暗沉的徹底,就像對方現在的聲音般,帶著某種深沉的沉默。
  
  電話那端沉默了很久,一開始「嗯」了很久,然後才聽見褚冥漾緩緩的說:「也不特別需要什麼理由啊……」聽著對方沉默了一段時間後才又補上一句:「也不是因為誤會。」
  
  冰炎靜靜的聽著,心裡有種隨著對方的話語而沉靜下來的感覺,但是同時間卻又有種焦躁感浮現。
  
  「……也不需要特別去強調什麼,我想……這並不需要什麼理由吧。」沉默了好久,褚冥漾的聲音才小小聲的傳進他耳中,冰炎靠在窗台上,望著夕陽沉沒在山稜的邊緣,聽見對方說:「學長,我喜歡你,沒有理由。」
  
  兩人靜默了一陣子,褚冥漾才低聲的道別,「嗶」一聲,電話就被切斷了,冰炎拔掉耳機,看著黑色的山影將天空切成藍紫色和深黑色,許多情緒開始在心裡蕩漾,然後有種柔軟到疼痛的感覺浮上來。
  
  
  
  
  TBC
  
  
  * * *
  
  
  昨天在噗浪上哀說圖書館(拖到)快要滿一週年了,所以九月的第一發就是圖書館了XDDDDDD
  絕對沒有什麼週年慶或是滿額購或是加購送冰漾YOOOOO(被丟出去)
  感謝一路陪我走來的各位!
  這是結業感言--(不)
  
  感謝鍵閱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