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看見友人微微瞪大的紅色眼睛,夏碎忍不住輕笑了聲,就這麼簡單的問題,沒想到對方從沒有去想過,該怎麼形容對方?啊,好像就叫做--
  
  夏碎在對方的瞪視下掩嘴輕咳了一聲,狀似不經意的說:「冰炎你真是意外的純情哪,以前都沒有什麼經驗嗎?」
  
  冰炎停下腳步,眼神凶惡的瞪著一臉燦爛微笑的友人,對於今天莫名其妙捅他捅個沒完的友人感到火大,有種想要一拳揍過去,打掉那討人厭笑臉的感覺。
  
  「不妨想想看吧,喜歡可不是只有粉紅色浪漫喔。」夏碎聰明的不作停留,走進教室前還刻意損了對方一計,而後留冰炎一個人在教室門邊惡狠狠的瞪著那紫色的身影發火。
  
  冰炎帶著一身不可小覷的殺意進入教室,走道上的同學紛紛讓開,甚至有人馬上繞道而行,他們在大一那年就領教過冰炎的壞脾氣了,那年冰炎在夏碎的推薦下當上了班代,當時大家為自己系上有如此好看的「門面」而感到非常開心,但是沒想到對方的壞脾氣讓處室裡的員工們都不敢怠慢冰炎,他們系上甚至差點被各大處室列為拒絕往來戶,現在看到冰炎一臉煞氣騰騰,根本沒有人敢擋在他面前。
  
  一臉不悅的冰炎瞪了夏碎一眼,煩躁的甩開垂落眼前的長瀏海,閉著眼睛開始思考,但是那種不快的情緒縈繞在他心上,讓他沒辦法靜下心思考,平常總是遲到的老師今天異常早到,讓冰炎沒時間整理思緒就要開始上課,更增添了他的不快。
  
  下課後冰炎迅速的收拾整理東西,跟夏碎道別之後就衝往圖書館,看著友人難得急躁的背影,夏碎笑了,心裡有種孩子即將成長的感慨,這樣提點對方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冰炎的個性太冷靜太直接,要是真的讓他想通、開始行動,不曉得學弟招架不招架的住?
  
  雖然樂見其成,但是,有時候他也會感到有一些不忍心,若是冰炎有所行動之後,學弟反而退縮了那又該怎麼辦?
  
  一個溫吞但退怯一個冷靜卻腦鈍,這樣的組合可以說是詭異至極,個性也不是頂合拍,感覺就是未來堪憂。
  
  夏碎有些困擾的輕嘆了口氣,開始思考聯合其他人的可能性了,首先嘛,就是從阿利學長那邊,請他配合幫忙推一把,再來就是請他親愛的學弟幫忙了。
  
  夏碎緩緩笑開,若是他們幾個人聯合出手,那兩個人在一起也不是沒有希望的,可以說是一片光明,只是,希望到時候不是他自己深受其光明之害就好。
  
  踏著優閒的步伐,在竄動群聚的學生中帶有些突兀的孤傲感,但是臉上的表情令人感到溫和無害,藥師寺夏碎,其實是個不同於冰炎的狠角色。
  
  
  * * *
  
  
  冰炎有些躁進的踏進圖書館,冷涼的空氣讓他皺了下眉,冰炎扶著螺旋梯走上了四樓,自從褚冥漾介紹他來之後,他就喜歡上這個寂靜的空間,來到圖書館有大半時間都獨自在這邊看書、唸書或寫報告,現在,他需要一個安靜的空間來釐清一些東西。
  
  坐到隱蔽角落的單人沙發上,柔軟的椅墊和皮革的觸感,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陳年書頁的霉味和油墨味,以及書架的木頭味,靜到只聽的到自己的心跳、呼吸聲,和耳朵裡尖銳細小的耳鳴聲。
  
  舒緩的氣息和氣氛,冰炎微微閉起眼睛躺到椅背上,腦袋裡少見的一片空白,喜歡這種情感對他而言本來就是很沒道理的,要他思考這種不切實際的假設性問題實在很蠢。
  
  睜眼看著白光光的天花板,冰炎微微失神了。
  
  喜歡也不意味著必須要有什麼發生或進行,這就是他對喜歡的全部感覺,抽象又破碎,沒有任何根據只憑著「感覺」去行事,有某種說不清的規則在進行但是有例外也不是稀奇的事,所以他厭惡去歸納這種釐也釐不清的感情。
  
  喜歡本來就是因人而異的,喜歡跟被喜歡也不一定對等,就如同他被褚冥漾所喜歡但是他對褚冥漾卻不是對等的感情。
  
  什麼一見鍾情、一眼瞬間、心動霎那、強烈的想念、時時刻刻不分離……這些浪漫情懷,對他通通不適用,硬要講的話,他比較相信細水長流、滴水穿石。
  
  他突然覺得友人只是想整他,臉色不由得難看起來。
  
  寂靜的空間裡響起了腳步聲,冰炎看見褚冥漾從樓梯口轉進來,手上抱著好幾本厚重的醫用字典,將書放到桌面上之後甩了甩手,開始在醫學分類的書架那邊游走,他可以輕易的看見褚冥漾的動靜,而對方卻必須轉進這邊的閱讀角才看的見他。
  
  他不懂對方怎麼會喜歡上他,為喜歡而喜歡也太膚淺了,只是憧憬的喜歡的話他並不需要,不過,他感覺的到褚冥漾的喜歡不是那種迷戀的喜歡,是類似於某種小心退怯的柔軟心情。
  
  看著褚冥漾將書放回書架上後,又遊走了幾圈確定沒有書放錯架子或放錯樓層之後才下樓,對方不經意的回頭對上了他的視線,然後乒乒乓乓的滑下了樓梯,他迅速起身查看。
  
  「褚!」看著褚冥漾一臉失神的躺在地板上,對方對他的呼喚一點反應都沒有,一臉癡呆的樣子。
  
  冰炎皺眉正要打電話叫救護車過來時,褚冥漾緩緩的坐起身,抓住扶手站起,聲音沙啞的說:「…學長我沒事。」
  
  「我帶你去醫院。」冰炎挑眉,看著對方有些漫不經心的樣子,不悅的抓住他的手就要走,卻遭到褚冥漾的拒絕。
  
  「學長我沒事,只是剛剛有點呼吸不順不能講話而已,可能有點腦震盪但是沒有骨折,大概只有瘀青吧。」褚冥漾摸著後腦說,表情有些驚嚇但是平靜,像是很習慣了一樣。
  
  「你又知道你沒骨折了?」冰炎的聲音冷的可以,紅色眼睛裡帶著怒火,瞪著褚冥漾一臉遲鈍的表情,抓住他就往下走。
  
  褚冥漾猝不及防的叫了一聲,差點又被扯下樓梯,冰炎趕緊扶住對方,好一陣子都沒有動作。
  
  「我剛剛撞到腳,還在麻……」褚冥漾小聲的說,有點尷尬的轉過頭,在冰炎的攙扶下緩緩坐到樓梯上。
  
  「嗯……學長下課了啊?」
  
  「閉嘴休息。」冰炎極為冷漠的打斷對方,他看見褚冥漾的臉色變得不自然,然後垂下頭,假裝沒事般的看著地板。
  
  「你為什麼喜歡我?」冰炎突然開口劃破沉默,一出口就是直擊要害的問題。
  
  「……學長…說、什麼?」褚冥漾傻傻的看著冰炎,臉色震驚,語調顫抖不已。
  
  「為什麼喜歡我?」
  
  
  
  
  TBC
  
  
  * * *
  
  
  請多去查看信箱或是翻閱公告!
  感謝(合掌)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