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高傲的翔,銳利的鳴,禍敗亂亡中出生的孩子,擁有一雙鷹的眼。』
  
  那是一個夢,夢裡有一首詩,詩的內容是在說一個孩子,有一雙鷹眼的孩子。
  
  褚冥漾可以感覺到自己閉著眼睛,飄浮在半空中,摸不到底的感覺讓他心慌,但是地面就在他背後不到十公分的地方,他就只是輕輕的懸浮著,隨著空氣的流動,化作風。
  
  然後,冬天毫無預警的降臨。
  
  「褚!」
  
  褚冥漾突然驚醒,屏息,睜著眼睛,但眼前卻是一片蒼茫,白花花的小星星在閃啊閃的,過了一陣子之後才開始呼吸,胸口的滯悶感瞬間消散。
  
  「你是在作夢嗎?」冰炎皺起眉,看著剛剛睡夢中卻不自然拱起背脊的學弟,紅色的眼睛上下打量著。
  
  「好像是吧……我也不太記得了。」褚冥漾只記得他飄浮在半空中然後突然狠狠摔落,他記得地面距離他不到十公分,但是剛剛摔下去是一整個急速往下墜到無底洞裡。
  
  褚冥漾努力回想,剛剛的夢境應該是跟誰的意念或是什麼波長疊合了吧?要不然他怎麼會沒事夢到一首詩!他有很詩情畫意嗎?並沒有吧!所以,簡單來講他又被什麼入侵了吧!長相大眾平民就算了,連波長都這麼大眾是有沒有這麼可悲?
  
  他的人權和隱私權在火星世界被踐踏的不留殘渣。
  
  但是剛剛那個又不像是被入侵,反而像是不小心接收到什麼雜訊的天線一樣……噢噢!原來他其實是收訊不良的天線嗎!
  
  「不要想一些有的沒的,要用廁所趕快去,少浪費時間!」冰炎坐在沙發上不關己事般的說著,咬著法式吐司,看起來很清閒。
  
  撥開微濕的瀏海,剛梳洗完的褚冥漾看見剛剛被冰炎咬在嘴裡的那片吐司依然完持原來大小,放在精巧的盤子裡,一口都沒少。
  
  「學長……那個吐司要趁熱吃比較--咦!」褚冥漾驚愕的看著轉過頭的冰炎,那雙紅色的眼睛還有臉側轉的角度,瞬間跟某張熟悉的畫面重疊。
  
  「做什麼?」冰炎端著咖啡看著那一臉蠢樣的人,瞇了下眼,冷嗤了一聲撇開頭,沒有想要搭理對方的意思。
  
  「等一下是歷史課吧?」冰炎放下咖啡杯,拍拍黑色的長褲,抓起掛在門邊掛鉤的黑袍,把吐司塞進褚冥漾嘴裡。
  
  「唔!好燙!!!」褚冥漾瞬間飆出眼淚,張嘴把吐司吐出來,含著淚水看著笑的不懷好意的冰炎。
  
  「要遲到了。快點,限你三分鐘。」
  
  
  * * *
  
  
  褚冥漾不懂為什麼冰炎要他選修《歷史學》,守世界的歷史跟原世界其實有緊密相關的,畢竟這兩個世界勉強算是互為表裡,哪一邊失衡都會影響到另一邊,而原世界的人已經漸漸遺忘了守世界的存在,大肆破壞,只靠守世界的能源在支撐或是補救根本就不夠,總有一天,兩個世界都會崩塌掉的。
  
  話說回來,他選的不是一般學生會選修的《守世界史》,而是被迫選擇《精靈史》和《黑歷史》。
  
  雖然是兩門課但是其實是合在一起上的,簡單而言就是在講千年前那場大戰期間的歷史。
  
  親自經歷過跟後面傳唱的感覺果然非常不一樣,即使他經歷的只是一位千年老鬼的偏頗記憶,但是也比後人傳唱的還要那麼貼近現實一些。
  
  褚冥漾看著身邊攤著課本低垂著眼、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冰炎,整個疑惑到不行,對冰炎來說,根本就沒必要選修這門課不是嗎?
  
  橫跨千年來到這時代,那種感覺……就好像突然要一個原始人住到公寓一樣吧?褚冥漾趕緊甩掉腦中的畫面,將臉撇開,免得冰炎看見他的表情而揍他。
  
  啊,所以說冰炎其實就像是故宮博物院裡的翠玉白菜是古文物又是貴重物品吧!
  
  褚冥漾突然被狠狠巴倒在桌面上,捂著疼痛不已的鼻子看著一臉若無其事但是眼角閃爍著戾氣的冰炎,已經不想去探究明明就不會竊聽了但是還是會在適當時機出手教育他的冰炎到底是怎麼得知他腦內煉成物了。
  
  褚冥漾看著課本上的插圖,聯軍們以精靈三王子為首,擊敗了黑暗的妖師鬼族聯盟。
  
  千年前的歷史對冰炎來說,只不過是十多年前的事吧?畢竟他現在也才十多歲?
  
  褚冥漾突然意識到這堂課感覺起來好像在挖別人家的私密事啊!不管是編成戲曲的「冬城」或是《黑史》都是在講冰炎家的私密事啊!
  
  褚冥漾忍不住發窘,感到全身不自在。
  
  「那時候,流傳了一首詩下來,是在敘述三王子的唯一孩子,但是詩的內容已經模糊了,只知道最有名的一句是:『禍敗亂亡中出生的孩子。』這孩子指的就是……」
  
  褚冥漾猛然心驚,那是他作夢時聽到的詩,原來那是在講……學長嗎?!
  
  與其說是驚訝倒不如說他已經有所感覺,褚冥漾吞了口口水看著一臉沉靜的冰炎,炯亮的紅眼靜靜的望著講台上的講師,他無法想像一個人跨越千年的感覺,那可不是離家上火星學校可以比擬的!
  
  「不上課看我做什麼?」冰炎轉過頭,看著褚冥漾,他突然想起夢中不只有那首詩,還有一個孩子,因為被冬雪覆蓋了所以他才沒有看清楚那跟雪色一樣的銀髮,那雙一閃即逝的沉鬱紅眼。
  
  他乘著冬天的風雪呼嘯過那孩子的身邊,然後,那幼小的孩子微微側過頭,那畫面跟早上冰炎側頭的畫面重疊。
  
  這已經不是侵犯隱私的問題了!這根本是被迫偷窺別人的記憶啊!他真的真的一點都沒有這種嗜好跟興趣啊!褚冥漾一臉死絕的表情。
  
  看著褚冥漾死魚般吐魂的表情,冰炎感覺到有股火氣湧上,他可不是沒事逼著褚冥漾修這堂課的,他要對方知道千年之前和千年之後這中間的差異和所有傳唱過的故事,光明面會被歌頌並且美化,但是黑暗的一切卻會被抹滅而且隱藏的。
  
  對方必須知道那一切,學會判斷真偽,避免下一次又發生同樣的事情,雖然他不覺得褚冥漾有膽子再犯第二次,但是,也該讓對方接觸這部份的真實了。
  
  課堂上講的不一定是真實,安地爾給他看的那些也不一定是真實,真正的真實已經隨著時間的推進而流失了。
  
  冰炎耳邊聽著講師講課,腦中的思緒也回到了那些時刻,對他而言,每一堂課,都像是在回憶檢視他的過去。
  
  只不過是一個眨眼,他的時間瞬間跳躍,千年已過,攸轉的時光撫平了大地的傷痛,鎮魂歌、安魂曲不再被唱頌。
  
  轉眼已千年。
  
  歷史逐漸模糊了,沒人知道他是誰,那首詩也已經被遺忘,詩意也因為詩篇殘缺而被後人擅自曲解,講師又重新吟唱了那一句,但是他卻意外的聽見了詩的後續。
  
  「禍敗亂亡中出生的孩子,擁有一雙鷹的眼。」
  
  冰炎微微瞪大眼,看著身邊的褚冥漾,褚冥漾一臉心慌的樣子,趕緊撇開頭,下課鐘剛好響起,冰炎等老師宣佈下課之後馬上把褚冥漾抓到教室外。
  
  「你在哪裡聽到那首詩?」
  
  褚冥漾有點緊張猶豫,最後還是把早上的事和剛剛回想起的部分跟冰炎說了。
  
  「高傲的翔,銳利的鳴,禍敗亂亡中出生的孩子,擁有一雙鷹的眼。」褚冥漾小聲的說,看著冰炎的眼睛,他突然懂了那首詩的涵義。
  
  「學長,或許我這樣說很自不量力,但是,學長可以放心的在這裡…呃、反正詛咒已經解除了,所以就……大概是這樣子吧,我想…」褚冥漾撓撓頭,尷尬的說。
  
  冰炎看著褚冥漾,紅眼帶著某種深刻執著而令人感到被抓住心臟般的感受,那首詩是他的父親在前往主神懷抱前說的。
  
  那是一首充滿祝福力量的贈與詩,並不是寫實詩。
  
  之後,好一陣子,褚冥漾都會夢到自己飄浮在半空中,跟隨著空氣的流動,化作風,轉瞬跨過四季,來到冬天,然後呼嘯過孩子的身邊。
  
  那像是唱歌的聲音,在褚冥漾的夢中不斷迴響。
  
  
  
  
  END
  
  
  * * *
  
  
  感謝鍵閱ˇ
  
  被硝子的「千年(冰炎)」打到
  http://ww2.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78701&page=101534493&folderid=100383754
  
  那句「禍敗亂亡中出生的孩子」只是很想說說我對於冰炎出生的背景大約是這種感覺?
  對別人來說是N千年以前發生的事,但是對他來說只不過是十…六還十七年?(ㄎㄅ我剛剛又忘記他才高二!(撓牆))
  冰炎真的挺……善良的?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他可以忍住自己的難過而帶領褚冥漾投入這世界,真的很……(難以形容)
  還是說因為他早就算好自己要死所以也不必恨了?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